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和被我坑到死的大佬打排位/一点也不日常

#大佬刘邦我庄周

[全部]对方吕布:别杀花木兰,要杀杀我

[全部]我方庄周:别杀刘邦,要杀杀我


吕布 击杀 庄周


[全部]我方庄周:……还是杀刘邦吧

[全部]对方花木兰:哈哈哈哈他都不开大来帮忙

[全部]我方庄周:他还不理我呢

[全部]对面花木兰:要不投奔我们这算了哈哈哈


刘邦 击杀 花木兰


[全部]对方吕布:庄周叫你的刘邦别乱砍

[全部]我方庄周:我都说了他不理我

[全部]我方刘邦:……

[全部]我方刘备:庄周过来

[全部]我方庄周:咦不要

[全部]对方花木兰:哈哈哈哈哈哈嫌弃了


刘邦 击杀 ...

 
 
 
   

没有死亡回归的尤里乌斯/尤昴/23尤

·一次死亡就该是一个世界

尤里乌斯确信自己是果断地将佩剑刺进菜月昴的身体里的。
同时被刺穿的也许还有自己的心。
尤里乌斯并不明白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当他收到讨伐军要求他做援军的信开始,当他知道菜月昴正在与白鲸对抗时,甩下所有的事情连夜骑着地龙。
菜月昴是不会知道的。

那种感情尤里乌斯本以为是短暂的执念,他身为骑士,无法明了他自称骑士的想法的执念。
似乎不是这样的。
从菜月昴说他最讨厌自己开始。
也许再早那么一点点,从菜月昴冷静的指挥着接下来的行为,从听说菜月昴被一村子的人信任,从第一次见他褐色的、闪着坚毅的光芒的眸子开始。
从第一面开始。
所以尤里乌斯几乎是拔不出剑的,他总觉得自己再也下不去手...

 
 
 
   

浓浓/一/bg

•应该没多长吧,因为没想到太多剧情。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突然开始写bg了
•大概是,七夕要到了吧⋯⋯

1
林珊川今天带饭进学校又被抓了。
他略带失落地垂下头,拿起校警递给他的笔,正要登记着自己的名字。
接着他抬起头环顾四周,然后在高一一班后面写下了'鹿灯'两个字。

2
他瞥见不远处朝校门走来的一个女生,然后撒腿就跑。

3
虽然班级量化管理分扣的都是在同一个班,但个人积累次数达到五次就要处分。
林珊川其实一次都没被记过。

4
而鹿灯已经有四次了。

5
“兄弟。”
鹿灯刚进教室,就莫名其妙的被正要去上厕所的林珊川拍了拍肩膀,鹿灯一愣:“你有病?”
“没有,就是感觉你离处分不远了。”
鹿灯一书包正想甩过去,然而林珊川已经跑远了。

6
我...

 
 
 
   

游/蜥蜴王×智:-D

·噢我好想蜥蜴王啊sad

·人兽……恋?

·蜥蜴王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prprpr


1

“果然你这家伙够厉害啊!”

这样的一句话啪地一下就打在了蜥蜴王的心上。

2

蜥蜴王好像已经快不记得两个人相遇时的场景了,那棵从枯萎的树干里挤出的小苗它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样了。

它只知道,它与智的这一段旅程,短到不可思议。

3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它是可以被智抱在怀里的。然后不断的进化,最后它要低着头,看着智的帽檐,或是智抬眸,眼里映着大片大片的阳光。

它想,光是这样似乎都可以发射阳光烈焰了。

你能把一个人看作是阳光吗?...

 
 
 
   

·只是一个小小的脑洞 

·也许也许会好好补成一个长篇???  

1

当波特躺在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已经是打败伏地魔一周多一点后的事。 

当波特刚睁开眼瞧见金妮正守在他的病床边是十几分钟前的事。 

当波特正想感激的送金妮一个吻时是半分钟前的事。 

而下一秒他的视线就扭曲了一下,眼前的场景和人物统统被取代,一只稚嫩的手突然出现在波特的面前。

 当波特没反应过来,握上了那只小手则是在前一秒的事。 

而后一秒他才似乎是有些清醒,然后向上仰了仰有些缺氧的大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