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吕香

·和标题,可能一点关系也没有……

·绿了一堆

·一只有点凶的吕布(假

·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来的

·可能会ooc,尽量


“你就不能好好地,在我背后输出吗?”

“你什么意思?!”

“恩?”

“……知道了。”

悄悄把阿珂的野吃完的孙尚香满足的勾起嘴角,调整下视野正好发现单上的吕布扛着对面半血的两人,孙尚香扛起重弩。

去收个人头。

这样想着,刚跑去一塔的孙尚香便听见两个人惨死的哀嚎。

一换一?孙尚香滚了一下然后向前望。

方天画戟缓缓收回,迈着依旧沉稳的步子,走回塔下,红眸瞥了一眼刚到的孙尚香,没多说什么便回泉水。

???

他带的不是治疗?

孙尚香有点懵。

吕布强撑着睁开眼睛,宿醉后的结果依旧是熟悉的头痛感,然后旁边石凳上也依旧是擦拭着重弩的孙尚香。

他自己也不清楚两个人怎么坐在一起的,这明明是孙家的后院,一次醉酒后的无意闯入,双眼迷离地看着孙家二小姐扛着重弩站在月光底下,笑意盈盈。

“哟吕奉先,肆意闯进本小姐的后院,要么吃我一炮,要么,我们俩再喝一坛?”

吕布后来只记得一杯又一杯被孙二小姐逼着喝下去的酒,还有被置于石凳旁的方天画戟和重弩叠在一起,折射着月光。


“这不是你喝不过我的理由,奉先。”

孙尚香一炮抢走吕布的人头,得意洋洋地回望吕布,吕布耍了一下方天画戟:“继续?”

“废话,”孙尚香放肆的笑了起来,然后一炮又收了一个小脆皮“轰的不要太爽。”

然后全然忘记自己是个输出,大喇喇的跑在了前面横冲直撞,结果一滚没注意,直接滚到对面的塔下,然后直接被一朵花收了人头。

孙尚香倒下时瞟了一眼吕布,只见他全然没有理会趴在地上的孙尚香,直勾勾地盯着对面塔下的貂蝉。

妈呀,吕痴汉全程上线。

孙尚香悄悄地翻了个白眼。

然后她自己却也没法露出嘲讽的笑容。

一次吕布很是散漫地问着孙尚香:“我喝醉后应该没说过什么话吧。”

那时候吕布还特意看了眼孙尚香,很奇怪的是,他见孙尚香僵住了笑容。

“当然有,”孙尚香马上恢复到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杀子龙抢蝉儿?经常的经常的。”

“要不你再喝醉一次,我这次仔细听?”这么说着,孙尚香就把吕布的酒杯斟满。

“真是个枭姬。”吕布很小声地抱怨了一下。

“谢谢夸奖。”

孙尚香没有灌醉过自己,本来吕布的酒量就不胜于她,然后总是喝到一半就见吕布倚着手臂,堪堪睡去。

吕布没那么会聊天,光喝闷酒,眸色暗沉,不明白的总会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提戟前刺。

而孙尚香一见他倒下了,就开始玩他头顶上的那两根须须,偶尔还帮他取下冠,揉一把和本人形象并不相符的柔软的墨发。

久而久之,孙尚香就习惯了吕布隔三差五的打扰。

树下总会有那么几壶酒,等着识路人,披星戴月而来。

吕布话少,他自己也不怎么喜欢说话,所以他和孙尚香喝酒,永远是靠着孙尚香的一张嘴才不至于使气氛过于尴尬。

那种尴尬,是后来渐渐有的。

吕布发现了。

自己不经意地开大在孙尚香面前,然后孙尚香咧开嘴,各自将背交给对方;或是打得好了,自己无意间搭在孙尚香墨发上的手,然后对方抬起的熠熠生辉的眼睛;还有,月下啄酒时不小心的对视。

吕布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吕布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7

貂蝉在大里起舞的时候孙尚香觉得自己下不了手,于是抗着弩的手顿住了,随即而来的就是宣布一血的公告。

醒来的时候正好吕布回泉水恢复状态。

“那是敌方。”孙尚香听见吕布开口。

孙尚香勾起嘴角:“如果是我方呢?”

也没再看吕布的表情,孙尚香直接提起重弩就走。

8

如果是我方的话。

吕布看着孙尚香转身而走时发尾卷成一个小弧度,心理重复了一遍。

那能怎么办呢,酒量这么大,每次都陪着我吹风;打架又不学着保护下自己,总忘记自己脆皮;又不如寻常女子般温润,脾气暴暴躁躁。

所以能怎么办呢。

你在我面前的时候,现在的我只能做个辅助了。

9

还真是有这么一刻的。

孙尚香看着吕布礼貌性地对着貂蝉点了点头,然后重新将视线移回到自己身上。

“走吧。”吕布道。

孙尚香疑惑地问:“你不上单吗?”

红眸与绿瞳撞在一起。

“嗯。”

孙尚香连忙低下头,迈起步子就跑。

话音里带笑,眼眸中也蕴藏着不知名的情绪。

孙尚香觉得自己,像是泡在一壶酒中了。

0

所以,当吕布一壶一壶地喝着酒时,孙尚香忍不住开口劝阻:“别喝了,再喝真的没酒了。”

吕布笑了起来。

轻轻地弯起眼角,吕布伸出手,环住孙尚香。

“累了。”

“好。”

孙尚香将手从吕布的腰间伸到背后,取下冠。

“以后,都在我背后输出。”

“你说过了。”

“以后。”

“……知道了。”


·fin


·吧唧一口大小姐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