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宵夜/bg/原创

·是两个高中生的磨磨唧唧和神经病发作

·他们真好


A

“宵夜?”

宋浍繁躺在床上拿着手机,房间里的灯依旧开着,正当她细心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是否不再响起时,她手上的手机开始震动。

宋浍繁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然后滚到床的另一侧,啪地一声关掉了灯,迅速回复着:“去去去!等我换身衣服先!”

“停车场。”

“哦哦哦。”


B

吴珂和宋浍繁已经不止一次在半夜两三点多跑出去吃宵夜了。

宋浍繁家里管的严,平时母亲根本不愿让她和同学出门,宁可她在家里躺在沙发上瘫成一堆泥。

如果一定要宋浍繁来讲自己一个缺点,她肯定会犹豫一会儿,然后又像是十分果断一样回答道:“多动。”

宋浍繁其实也算不上好动,只是每当她刷新她的朋友圈空间时,见到许多人都在外面玩,而她却只能呆在家中,难免有些小心思。

比如,半夜爬出去。

蠢蠢欲动地高中生。

有时候是从三楼的阳台上翻出去,有时候是从后门走。

反正只要能出门,宋浍繁就不怕摔到。

第一次和吴珂一起去吃宵夜的时候,宋浍繁在小区的停车场足足等了一小时,那时候吴珂在酒吧,来他加也起码要半个小时。

于是宋浍繁就站在停车场门口,捧着手机直打哆嗦,也骚扰了吴珂一个小时。

“为什么你还不来?”

“等着。”

“我好怕被别人盯上毕竟我这么好看。”

“……”

“好黑啊大半夜还有这么多车。”

“没你黑。”


C

“我有点怕。”


D

等宋浍繁发完这句话后,就迟迟没有收到回复,却在十几分钟后捡到了吴珂。

宋浍繁搭着吴珂的肩膀,跨上电摩后座:“好饿。”

“你是猪吗。”

“要饿死了。”

“不懂你怎么活到现在。”

宋浍繁不接话,把双脚打开,任由冷空气肆意灌入裤腿中,昏黄的路灯一盏连着一盏,天上闪着被别人告知是卫星的光,偶尔有汽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鼻尖充斥着吴珂身上的酒味。

宋浍繁看着两人的影子不断被拉长。


E

等到下车后,宋浍繁才发现吴珂带她来的是有他朋友在的饭局。

宋浍繁有些欲促不安,她很难在陌生人面前保持自己惯有的不要脸——说准确点,她害怕陌生人。

她只能不断的玩着手机,但她也确实不知道该玩什么,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尴尬。

“怎么还不坐。”吴珂从旁边的桌子旁拉来一张凳子,叫着宋浍繁。

吴珂帮她打开了餐具,她动作也有些僵硬地将餐具摆放好,但迟迟没有下筷。

“干嘛不吃?”恶恶客奇怪的问着宋浍繁。

“等下先。”她假装打字,笑着回道。

她其实只是不敢动筷子罢了。


F

宋浍繁实在受不了了,只好发消息向坐在自己左边的吴珂求救

“我都不认识不敢吃啊!”

“有什么不敢的,怂狗。”

吴珂回复的很快,还顺带朝着她嘲讽地笑了下。

好想打人。

宋浍繁此时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然后,然后——


G

吴珂舀了几勺粥倒入宋浍繁的碗里,又给她夹了几筷子的烤鱼。

宋浍繁在吴珂朋友奇怪的眼神中肆无忌惮的吃了起来。

还是自己人好。宋浍繁满足的不行。

“傻逼。”吴珂看着宋浍繁开始动筷后,默默地骂了一句。

“滚。”宋浍繁含糊不清地说道


H

基本上都是吃完的时候,吴珂发现拿给宋浍繁的烤串迟迟未动,不禁问道:“不吃?”

“辣。”

听到这样的回复,吴珂拿起桌上另一根烤串自己开始吃起来。

“一点都不辣好不好。”

“超辣!”

吴珂叹了一口气,从他朋友边上拿过茶杯,帮她倒了杯茶。

于是抬起头看见了宋浍繁的眼睛,明明是惨败而有些刺眼的白炽灯,印在她的眼里只有柔和。

夜幕似乎在缓慢的清醒着


I

宋浍繁和吴珂并不在一个班,他们只是同个年纪罢了。

问宋浍繁怎么认识吴珂的,恐怕当事人也解释不清。

自然而然就熟了吧,反正每一场相遇不都是如此?

尽管上文与下文衔接的并不是很合理。

但她的好友来告诉她,好友喜欢吴珂时——

她晃了下神:“他人挺好的啊。”宋浍繁笑着和好友说道。

大概是见到自己最近和吴珂玩的有些好吧。

宋浍繁一点也不会介意好有这种有些带有占有欲的话语。

吴珂是个很温暖的人哦。

因为自己也是很渴求温暖,所以才接近像吴珂这么好的人的。

就算自己察觉心里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但是,比起做个坚强的人,还是做个温柔的人更好吧。

所以,所以——


你要是这么喜欢他,一定要照顾好他。

“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宋浍繁只能想到这句话了。


J

尽管我也确实难过到发狂。

尽管我也确实依赖他身上的温热。

尽管我确实。

确实是无可置疑的喜欢他。


K

“不想去吃东西了,我们去爬大桥吧。”宋浍繁没有搭上吴珂的肩,双手只是紧紧地抓着手机。

“怕你腿软。”这样回答着宋浍繁的吴珂,却还是调过了头。


L

“你慢点,我有点怕。”宋浍繁紧紧抓着两边看上去并无多大用处的护栏。

“那说上来的又是你?”吴珂嘲笑着宋浍繁,然后伸出手:“抓着。”

宋浍繁恇了下,然后缓缓低下头,用轻快的语气回答:“不用了,还没怕到那种地步。”

路灯早就在两人的身下,宋浍繁垂下头时及肩微卷的发尾也向下垂。

吴珂看不见她的神情,但他只是烦躁地啧了声:“不抓住我我就踢你下去。”

“你怎么这么狗?”

被吓得一哆嗦,宋浍繁身子微微向后倾,紧接着就被吴珂拉住。

大概这就是冷热交替?吴珂抓着宋浍繁温热的手想到。

“马上就到了。”吴珂说到。


M

“跳下去会不会死?”宋浍繁晃着脚,脚下是一片汪洋。

“你可以试试。”

“那我跳了?”

“有病。”

紧接而来的是沉默


N

“我和我的朋友同时喜欢上一个人。”

“男的?”吴珂握着护栏的手紧了一下。


“你不废话?”

“所以要打起来了?”

“不,”宋浍繁转过头看着吴珂,撩到耳朵后的碎发又被吹起,“我肯定会退出的。”

吴珂笑了出来,尽管他的确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真是大方。”


“不是这样的,”宋浍繁眨着眼睛,她努力不让自己失态,“不想失去那个朋友,而且她也是比我先喜欢上那个男生的。”

“喜欢一个人还有先后?搞笑。”

“那你和你兄弟喜欢上同一个人,你会怎么选?”

“这还用选吗?那个女的喜欢谁就去找谁,兄弟还是兄弟,不会因为这些事就掰。”

“可是我怕我朋友难过,我也怕那个男生拒绝我。”

“怂狗,喜欢就去追。”

“那要是追了之后和那男生连朋友都做不了呢?”宋浍繁带着哭腔,对着吴珂喊道。

吴珂也不知哪儿冒上来的怒气,回嘴道:“这个人有这么重要?不做朋友就不做啊,你喜欢上他的时候你难道还想和他做朋友吗?”

宋浍繁看着吴珂,吴珂回望,但始终不明白宋浍繁眼中的意思。

他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纸巾递给宋浍繁:“擦一下。”

“一个男生随身带纸巾?”宋浍繁抽出一张纸抽抽搭搭地说道。

“本来想你到时候吃东西用的,来接你的时候刚好去买了。”


——错在你好人,好到无法多一个。


宋浍繁没说话,只是眼泪更加汹涌的往下掉。

“怎么你哭得更厉害了。”吴珂无奈地伸出手,轻轻地拍了下宋浍繁的脑袋。

“他很重要啊,很重要很重要啊——”宋浍繁抹着眼泪,喃喃道。

“没了他你又会怎样。”没有任何疑问的语气,吴珂只觉得自己浑身乏力。

“大概就是……”宋浍繁很认真地思考了下,“没人带我去吃宵夜?”


O

冷风突然刮起地时候宋浍繁才发现自己说了些不该说的话,然后在心里懊悔。

“……这和宵夜有关系?”

“你再装。”

“我……”吴珂停顿了很久,甚至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桥下细小的水波互相拍打着,宋浍繁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要沉入其中。


P

“对不起。”


Q

“说什么呢,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宋浍繁又像是没事人一样,松了松有些发麻的手,却又害怕地发现自己正有往下掉的趋势,宋浍繁吓得马上闭上了眼睛。

然后感觉到旁边的人立马把自己捞回来,但一条栏杆上坐着终是不稳的,最后两个人都倒入桥中不宽敞的过道。

吴珂只觉得自己身上有个人,背部又压着凹凸不平的机械零件,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紧接着,又有水滴到他脸上,吴珂凝眼看,发现时宋浍繁——

压抑着哭腔,只能听到微弱的喘息声,眼泪啪哒啪哒地往他脸上掉。

他伸出手遮住了她地眼睛。

“别哭了。”

他很温柔的这样说道。

宋浍繁突然又笑起来:“你对每一个女生都这样?”

“说实话的话,”吴珂用手背擦去了宋浍繁还未来得及留下的眼泪,“我第一次帮别人擦眼泪,第一次带着女生半夜去我兄弟那里蹭吃蹭喝,第一次会想到去买纸巾,也是第一次和别人爬上大桥。”

宋浍繁缓缓低下头来。

吴珂闭上眼却只感受到对方的额头抵着自己的额头。

他同时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

他睁开眼,发现宋浍繁确实是在笑着,微弯的眼角还带着泪痕,看上去满足得很,却又快乐地令他心酸。


会放下的。

宋浍繁这样安慰自己。


R

“那我回去了。”宋浍繁说罢,拍了下眼前男生的肩膀。

吴珂回到教室后正巧看到这一幕。

宋浍繁也注意到了他,笑着骂了他一句,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的班级。

吴珂回到座位,那个男生也正好坐在他前面,吴珂狠狠地踢了下男生的凳子。

“你发病?”

吴珂沉默不语。


S

不要回头,绝对不要回头。

也别再看他任何一眼。

我生怕自己下一秒就停不下自己的目光,我生怕自己下一刻就控制不住跑向他。


——宁愿爱上个坏人,宁愿你样子虽吸引,然后性格烂到卑劣暴躁更花心。


T

“出来。”

宋浍繁刚锁上手机,屏幕有马上亮了起来。

“不了,我妈还没睡。”

“停车场,我等你五分钟。”

“……”

宋浍繁在床上躺了没几秒,思索片刻,便起身换衣服。

从阳台上翻下去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小腿,宋浍繁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照了照,发现口子浅而狭长。

她叹了口气,一边向前快速跑着,一边思索明天该如何骗过自己的母亲。

伤口隐隐作痛,血珠凝结在那里。

而远处的吴珂沉默地抽着烟,吐出的灰蓝色的雾在路灯的照耀下带着点暖色。

“有事快点说,我怕我妈查房。”

“不见你和我出来这么多次她查过?”

“我今天想快点……”“上车。”

宋浍繁对上吴珂的眼睛,浓重的酒精味弥漫在空气中,与烟味混杂在一起,熏得宋浍繁有些不舒服,她迅速眨了眨眼。

“不了,等下我就……”“上车。”

宋浍繁迅速上了他的车。

哪天不逼我会死是不是,宋浍繁偷偷翻了个白眼。

吴珂把车开得很快,街上空无一人。

“你能慢点吗!今天是鬼节啊,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啊——”宋浍繁喊得很大声,“你这条路也走的很不对劲啊——”

“殡仪馆。”

“我靠你赶紧把我放下!”

“不要怂就是干。”

“我还是做条怂狗罢求你了——!”

“哦。”

车子依旧开得飞快。

“吴珂我恨你——!”

吴珂沉闷的笑声浸在宋浍繁的喊叫声中。


U

我一定是疯了,宋浍繁默默地想。

然后她环上吴珂的腰,将脸埋在吴珂的帽子里,接着一言不发。

你看啊——宋浍繁无奈地想,我是多么想放弃这个人啊。

但是她又想到一句歌词。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我陪你去疯。


但是——现在已经不只是冒险了吧,是冒命啊!!!

吴珂把车开得真的像是要飞一样。

但他并没有叫宋浍繁松手。


V

宋浍繁下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脚软得不得了,把手放在后座上稳住自己的身子。

周围静谧得很附近一盏灯都没有,唯一的光源只有远处路灯的余光。

冷说不上,但阴森得足以令人发抖。

“我脑子有问题才和你出来。”宋浍繁小小声地抱怨了一句,但在空寂的殡仪馆附近声音却被扩大,然后传入吴珂的耳朵。

“那我走了你自己回家?”

“你敢做出这种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宋浍繁笑得温和。

“进去里面吗。”宋浍繁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开口问道。

“给我一条生路吧。”

“那我现在就走你自己打的回去吧。”

“你怎么想的这么好我早就想进去了哈哈哈。”

“笑”


W

她好像不是那么怕了。

吴珂走在前面,风吹来发出梭梭的声音,以及,他被吹起的衣角。

她好像不是那么怕了。

你说一生能遇到多少个人不让自己再害怕的呢,宋浍繁不知道,只是此时此刻,此时此刻——

觉得他似乎可以带着自己走遍千山万水没觉得他似乎可以包容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

觉得他似乎,能够牵着自己的手经历往后所有的坎坷与劫难。

一个女生的思维是很跳脱的,宋浍繁笑了起来,但她并不高兴。

她没法高兴,她现在难过地似乎可以随时掉下眼泪来。

她觉得很伤心,但又觉得幸福的可以跳广场舞。

非常矛盾。

她如此的喜欢一个人,所以如此矛盾。


X

然后呢?

然后——


Y

吴珂侧过身,向她伸出手,五指微微张开。

如果场景对的话我一定会很感激的,宋浍繁在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


在极其恐怖的地方你对你喜欢的人会做些什么?


牵手吧。宋浍繁回答道。


Z

有很多东西谁也没法说出口i,却又心照不宣。

也有很多事情将会接踵而来,却也满怀期待。

只是此时此刻,此时此刻——

我如此感谢自己能够喜欢你。


A

“我到停车场门口了,你在哪?”

“我在你身后。”

宋浍繁吓得一转身,然而身后空无一人,停车场的入口像个无尽的深渊。

“傻。”宋浍繁听到吴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偷偷翻了个白眼,又转过身。

只见吴珂将自己的额头贴到宋浍繁的额头上。

“吃东西去。”



•fi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