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让我亲吻你的坟墓 利艾 13-10-02 国庆贺文

利艾 让我亲吻你的坟墓
·原名[论日久生情的可能性]
·语文早死 作死现象非常严重
·非常感谢【※琉璃の瞳※】(百度ID)的梗
·OOC不可避免
·现代同年级生PARO
·二愣子班长利×蠢呆(非)正常学生艾【。
a
艾伦·耶格尔,高二学生,今年17岁,还未步入成年。
尽管在年龄上离成熟还有点差距,但是艾伦·耶格尔最近发现了一个问题。
是有关利威尔……
b
与学习。
无法否决可以从这两句话中可以看出有多少人的思想是肮脏的。
c
艾伦最近很忧伤。
先不说自己的胖次每天总会失踪一条的事情。
艾伦最近很苦恼与学习成绩。
尽管任何人都可以肯定艾伦在学习上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好的结果。
有时候艾伦不止一次地想向班长利威尔请教,但是每次都被利威尔一个眼神给瞪回了座位。在这时候坐在利威尔后面的韩吉同学就会跑过来莫名其妙的安慰着自己,然后就会被不小心经过的(护犊子的(不。)三笠给一脚踹回去。
有时候艾伦很担心韩吉同学的生命健康,但是自从发现利威尔班长每天总会踩着韩吉同学的头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并且韩吉同学表示他依旧坚挺着),艾伦就打消了想要给韩吉同学带点红糖水的冲动。
可是就算是想向利威尔班长请教,也并不代表想突兀的进入利威尔班长的生活啊。
艾伦路过小巷时听到一阵打斗声,然后转头一看,这样想到。
d
“喂小鬼。”利威尔靠着墙,脸上的粘稠感让有严重洁癖的利威尔很不舒服——尽管自己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这是自己的血。
艾伦愣了愣。
有时候艾伦·耶格尔很怀疑利威尔班长的年龄。
e
艾伦叹了口气,背着包走到利威尔身旁,周围全是横七倒八的人体(。),但是艾伦没怎么在意。
艾伦放下包,从书包里掏出绷带和湿巾——本来艾伦想为每天都不懂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韩吉同学包扎,但是看着小强一般有着顽强的体格的韩吉,艾伦打消了这个念头。
利威尔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
“99.9%杀菌消毒。”艾伦边撕开包着湿巾的包装,边误解着利威尔皱眉的意义。
利威尔:……
“小鬼,这件事不要和老师说。”利威尔看着在帮自己包扎的少年,警告着。
“不会的不会的。”艾伦没有力气再和利威尔班长反驳,但是用到了自己一直放着没用的绷带让艾伦有点开心。
“哦?”利威尔挑了挑眉,怀疑的看着艾伦。
“班长你今年也是十七岁吧。”和我同龄比我矮叫我小鬼真的好意思吗。
艾伦,你要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理。
f
利威尔踩着艾伦的脸,挑衅地看着艾伦:“我想叫你什么就叫你什么。”
艾伦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作死。
“好好,但是班长你的伤口又裂开了。”艾伦抹了一把辛酸泪(。),然后继续任劳任怨的为眼前的利威尔班长包扎伤口。
利威尔微微地眯了眯本来就是死鱼眼的眼睛(。)。
“那我就走了。”艾伦见终于把所有地方都用绷带缠绕一遍后,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技术,然后便起身想要离开。
利威尔站起身,并没有打算挽留。
——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跟在我身后!
艾伦咬碎了一口银牙,恶狠狠地想着——尽管艾伦知道自己真没这个本事拿这种语气和威武帅气的利威尔班长说话。
美名其曰的怕艾伦告状自己就勉强来监视一下。
利威尔从来没有要放过重要的人的念头——尽管只是为了方便自己以后打架受伤找个比韩吉智商高一点的奴隶。
g
——然后就一路跟回家了吗!
艾伦觉得今天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需要系统重启。
重启失败。
“阿姨好。”利威尔缩了缩自己受伤的手上的绷带,避免给眼前温柔的女人一个坏影响。
“艾伦带朋友回来了吗,欢迎。”艾伦的母亲微笑着,并没有问起利威尔身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
意外的体贴。利威尔这样想。
莫名其妙就和艾伦父母混好了的利威尔吃了顿晚饭,在一家人(艾伦划去)热情的招待下,推辞了晚上要留下来过夜的行为。
“喂小鬼。”利威尔在临走前,站在艾伦家的门口,叫着艾伦。
“我叫艾伦,班长。”艾伦有些无奈。
“好吧艾伦,”利威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明天我的午餐就你带了。”“学校里不是有吗!”
“有意见?”利威尔用死鱼眼看着艾伦。
“对不起没有。”
h
这么放荡的字母你会想到什么呢?(划去)
艾伦拿着饭盒走向天台——身为利威尔班长的奴隶总要正当做些事情(不。)。
“班长——”艾伦打开门,轻声呼唤着利(yi)威(mi)尔(liu)。
hgjbhbvhcfdftyguhjhgt5444556ijbfdthpl[;.’kjhiugh
刚刚有谁压我的头?
“这里。”利威尔探下头,足足把艾伦吓呆了一分钟。
真是一只调皮的泼猴。
艾伦把饭盒递给利威尔:“我去了趟食堂,加温了一下,所以费了点时间,现在还是热的。”
我们之前不熟吧。利威尔瞪着张死人脸,看着艾伦,并不明白为什么会为自己做这么多。
“赶紧吃!”艾伦见利威尔迟迟没有结果饭盒,有点失望,然后又硬推给了利威尔。
利威尔把带着点热气的饭盒打开,然后吃了起来。
“和昨天味道不一样。”
“菜都不是一样的班长!”
利威尔见艾伦撇过头,小巧的耳朵上带着点殷红。
至少现在熟了。利威尔有点愉悦的想。
i
结婚吧。利威尔愉悦的想。
↑天知道我是有多想这么打。
j
“该死。”艾伦咬着笔头,微微地皱起了眉——这还是人写的作业吗!
数学啊……
艾伦将目光投向窗外。
“在平面直角坐标系中,对于一条与轴相交的直线,如果把轴绕着交点按到和时所转的记为,就叫做直线的倾斜角。当直线与轴重合或平行时,规定倾斜角为0斜率已知直线的倾斜角为α,且α≠90°,则斜率k=tanα。”利威尔瞥了眼题目,然后挑衅地看着艾伦,“不要告诉我你连直线的倾斜角的范围都不知道。”
“是是班长永远是最厉害的。”艾伦一边仔细听着利威尔的话,一边恭维利威尔。
好像……很受用?
艾伦偷偷看了眼突然出现在自己旁边利威尔。
k
“班……班长!这次成绩直接进入年级排名的前七十了!”艾伦拿着试卷,满脸兴奋的跑到利威尔的跟前。
“知道了。”利威尔的视线并没有离开书本,却因艾伦挡住了自己的光而皱起了眉。
眼前人的手渐渐垂下,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就在那里站着,安静而又……带着点沮丧。
利威尔叹了口气:“我都说了知道了。”抬起手,示意艾伦弯下点腰,然后不轻不重的揉了揉艾伦褐色柔软的头发。
“嗯!”
——你对我的赞许就是我能够继续前行的动力。
l
“三笠,好久不见了!阿明也在啊!”艾伦听到有人呼唤他的名字,便马上缓过神来,伸出手晃了晃,然后跑到后门。
“我们班的那个奇行种总是要我去参加各种比赛真是烦死了……艾伦好久不见了啊!”三笠在说的同时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班级,然后看见艾伦向自己(划去)跑来,便马上换上人蓄无害的表情
“因为不是一个班的所以很难见到啊。”阿明有点尴尬——每次都让我看到可怕的一面吗!
利威尔此时也正翻了一页课本——尽管利威尔的手还紧紧抓着纸张。
坐在利威尔后面的韩吉觉得自己快要笑不下去了。
m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每次放学,等艾伦整理完课桌上的课本,再抬起头来寻找利威尔的时候,却发现利威尔早就提起书包离开教室了。
艾伦对此没有发出任何牢骚。
尽管还是想对方背着书包等着自己整理完课本然后一起回家。
“班……班长!”艾伦停下脚步,喘着粗气,弯下腰,用手撑着膝盖,有点疲惫的看着已经和别人打完架坐在地上的利威尔,“你的课本忘在教室里了”
从自己的包里拿出课本,顺带着将绷带等一系列的全部都放在了课本上。
“那我就先走了。”
n
请你留住我。
请你将我留下。
请你让我再为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o
“艾伦。”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利威尔缓缓抬起头,“过来。”
p
你比任何人都了解我。
他们只是我的朋友。
然而你却是不一样的。
q
“帮我包扎。”
“好的。”
r
你对我很重要。
尽管我们相处时间完全比不上我与我朋友那十几年的友谊。
你是知道的。
你比任何人都了解我。
s
“Do you marry with me,Eren.”利威尔捂上了艾伦那如同阳光能灼伤人心的双眼。
“Yes,I do.”
然后利威尔触及到了甚至可以温暖他的心的液体。
t
这个世界的黑暗足以让你我毁灭。
幸好在被摧毁之前我可以遇见你。
u
让我亲吻你的坟墓。
·国庆快乐
·过了一天才说的我真是不好意思///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