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噩梦》 BG BE 15·05·02

·单恋少女的结局

·今年一月八号完稿到今天才打上来

·我懒

·BE,慎

·治愈系(√



01.“活于现实死于梦。”

她喜欢他到什么境界呢。

被用充满着厌恶的眼神看着,被冷眼相待,被拒绝接触她的一切东西。

可她还是喜欢他。

她的好友告诉她,有次好友拿糖给他吃,他不知道是她的,打开就吃了,好友和她说,好吃吧,这是她的。然后他就拿了张纸巾,把糖吐在纸巾上包起来,好友说道,没必要吧。他说你不懂。

还有次,的她生日是在班级里过的,只有他什么也没吃。

只因是她的生日。

好友对她说:“其实不想和你说这些,可你这人,不知道他是怎样对你的就不会死心。”

她只是笑笑,有些无奈,但始终带着些心酸。

她也清楚,就算知道他是怎么对她的,她也不会死心。


02.“你不知道怎么去喜欢他,于是嘲讽他,捉弄他。后来他对别人说不喜欢你的理由就是这些。可你清楚,他不喜欢你,其实并没有什么理由。”

她刚开学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关注过他,因为他并不坐在她的附近。

她那时对一个坐在她左边的男生抱有好感,用她的话来说:“那男生的眼睛很纯粹。”也确实如此,别人在说黄段子的时候他男生通常都听不懂。

她偶尔瞄男生几眼,偶尔感叹男生的纯。

到第一个学期的后两个月,她才真的与他有所接触,不仅是因为他坐在了她的附近,也因她那时的一个朋友开创了个纸上游戏,他和她都有去玩。

后来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他了。或许是他猥琐但能带动气氛的言语,或许是他笑起来时露出的虎牙,或许是他对好友的有求必应却也不软弱的性格。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她就是无可置疑的喜欢上了他。

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她第一次对一个男生有这么强烈的情感。

她害怕他看出,却又渴望他知道。

因为她不优秀不漂亮,所以从来不敢做出什么亲密乃至正常的动作和言语。

于是她激怒他,嘲讽他。

现在她早忘了自己说过什么了,只是很过分,过分到本来与她玩的蛮好的他开始对她变得冷淡了都不知道。

她并不是故意的啊,她只是不知道要怎么与喜欢的人相处啊。

也有段时间,她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对他的喜欢。

她那时最好的朋友,她完全信任的朋友,在留校的时间里,把她的本子给了同一起留校的男生看。

连这件事,都是毕业后其中看过的一位同学告诉她的。


你看,我把你当做我最知心的密友,我小心翼翼的维护我们之间的友谊,尽量不做让你不开心的事,和你一起骂我不怎么认识而你却讨厌的人,和你一起讨论其实我并不喜欢的东西。

我害怕失去你,而你却拿着我卑微的感情,与别人一起嘲笑它。

真是谢谢你。

别总因为我长得丑而针对我。


03.“再怎么改变也没有用,他不仅仅是不喜欢你的外貌。”

在她和他关系还比较好的时候,他曾借过她的一张纸,拿来写他喜欢的人的名字。

她就坐在他的右边,看着他低下头,拿起白色的中性笔,一笔一划认真的写着,仿佛不是在写一个人的名字,而是在回忆一段往事。

关于他的,关于那个女生的。

他和曾和她讲过,他与他的好友一起追那个女生,后来那女生还是选择了他的朋友。

她一边责怪女生没品位,一边却又在心里庆幸。

忘了说了,他那时长得一般,还戴个眼镜,比她还要矮的个子。

可她就是喜欢他。

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耳朵,他的嘴唇他的舌头。


她像个变态一样用目光强奸他。


后来他喜欢上的女生有一头利落的短发,然后有一天,她也仿佛鬼迷心窍般地,剪了及肩的头发。

后来他交的女友有一头及腰的长发,然后有一天,她也开始留起了长发。

不过她一直都知道,他从没有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所以她一直都知道,他从来都不在意她是否改变了发型。


04.“我宁愿你不理我对我冷淡,只怕你友好待我再次喜欢上你。”

在她还坐在他的右边的时候,他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有次他们一帮人在晚自习上课前,聚在一起讨论鬼故事。她怕这些不科学的东西,却又喜欢听,这种人就是贱。

后来上课后,她也与他一起讲。她向来没有讲鬼故事的天赋,她完全可以把鬼故事说成作文。但只见他弯着腰,用手肘处撑在大腿上,而她一边讲着,一边用眼睛去瞄他。本来是可是光明正大地看的,只是她仿佛听得很认真,一直盯着她看。

她说道最后,他才和她说他听过了。

“啊?真的啊?那你还听什么啊?”

他没回答,只是看着她笑了笑。

那时的她真的以为他听得很认真。

她也曾把自己喜欢他的事告诉一个女生,后来,在讲完鬼故事的当晚,他告诉她,他对那女生有好感。

虽说说别人怀疑别人是不好的,但她其实有发现,自从她和那女生说过之后,那女生找他的次数更为频繁了。

她虽是很高兴他会和她说这些,但还是很难过。

而且那时那女生就坐在她的右边,他在左边。她虽然相信以自己的体型是可以挡住那女生娇小的身子的。

可她还是信不过自己。

他绝对不是在认真的看我,她失望地想。


05.“过了这么久,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回当初喜欢你时的感觉。”

他和她相处的第三个学期,班主任难得一次让全班拼桌。

之前一直不允许有同桌是因为班主任总怕有人说话。

那几天是暑假补课。她返校的早,看着一张张相并这的桌子,突然又想起期末考前他一直坐在他的右边。她是第六组,而他是第五组。

该怎么形容她当时的心情呢。

嗯……有些小激动?

她坐在了第六组的第四个座位,而他的桌子,也是触手可及。

可并不代表她与他之间的未来触手可及啊。

但她还是很高兴。

只要能与他再进一点,就算与他的差距有百步之遥,只要能再踏出一步,也足以令她心满意足。


他来的时候距离上晚自习还有几分钟,大部分的人都是与同性一起坐的。也有几个女生来问她座位是该怎么坐,她也只是装作不了解,说什么应该是按原来的位置。

其实她自己心里清楚明明不是这样的,座位也是自己随便的。

她就是有自己的私心。

后来他来了,对拼桌有些惊讶,回头望了望四周却发现已无多余的空位。

她都看见了他的这些小动作,而自己只是低下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按原来的位置坐啊?”

“应该是,不过也可以和别人换啊。”她想了想,还是算了,有些事也只是想想就够了。

但他却什么也没说,坐在了她的右边,第五组第四个。


她也没有再说话,只是莫名的想流泪。


后来她才发现,全班只有他和她是男女同桌。

那段时光是她最快乐,也是她最宝贝的。

那也是她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时光。

白色中性笔灵活地在他的指间转动着,并不认真听课的神情。

但她可不行,她得要认真听课做笔记然后再给他抄,当然写完后的作业也是。

偶尔她也会走神,也会用余光去看他。


如果可以的话,她愿用往后所有美好的片刻换取那段时光。


06.“你写过最好看的字,依旧是他的名字。”

自从她坐在他的旁边之后,他就更加不学习了。如果每晚都有人写完作业给你抄,而且偶尔还会帮你写,除非你是真想学习,否则是个人都不会再学了吧。

她成绩也不算特别好,班级前五还是有的,而且她写作业的速度特别快,所以总是有时间帮他写。

他是街舞社的,如果有大型晚会的话他也会上台,为了排练,他总会在晚自习的时间去。在每次老师布置完作业后,他总会转过头来看着她,而她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整理课本。

“这次真的不帮你写了,今天有七科作业,我自己都不一定写得完。”

“帮我写嘛,好不好?”他眨了眨眼睛。

“这次真的不行啊,作业这么多。”

他不再说话,只是继续盯着她。

“妈的写写写我能帮你抄几科就帮你抄几科,没写完别怪我。

“好。”他笑了起来,眼角弯成一条,墨黑的眼里倒映着墙上的白炽灯,顿时有些闪闪发亮。


你的眼里是星辰大海。


她不再接话下去,只是别过头,不再看他。


只是她突然记得有一次,她和他开玩笑,说:“你这么帅我都想嫁给你了。”

他也跟着她笑起来:“要不要我娶你?”

她在那一刻停下笑声,然后又笑得更大声了,连前排的新生都转过头来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太恶心了。她一边笑,一边在心里想。

她停下笑声后,不再与他交谈。气氛霎时有些尴尬。

她本以为笑可以抑制住眼泪夺眶而出的冲动。


她本以为她早已习惯他偶尔给予她希望的言语。

只是那一瞬间,只有那一瞬间,她想,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再也没有从别人身上有过这种想法,只有你,只有你,愿意忍受你所有的缺点,会记住你所有的习惯,无论生老病死,我都会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如果你也对我说愿意。

如果可以,真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如果。


07.“那么现在你眼里现在的我,是什么样的呢。”

她的修正带被后排玩坏了。

这是她在课间与别人玩闹时她的后排跑来告诉她的,她有些生气,毕竟那是她有史以来买过的用的最顺手的修正带。

只见后排满不在乎地说:“他帮你修好了啊。”

她有些诧异,因为她深知他向来不管这些,或许是他与后排一起玩坏的,后排跑走了留给他去修。

不过不是人人都像后排那样猥琐的。

或许是他良心大发,觉得她帮了他那么多,偶尔做些善事报服社会。

等上课铃打响后,她回到座位,只见他耀武扬威般拿起她的修正带。

“我修的。”

“哇好厉害。”她面无表情地拍掌。

“那今晚的作业……”

操。她在心里默骂着。


等他和她座位终于不是同桌了之后,他依旧要抄她的作业和试卷的答案。

她一边丢答案嘴上骂娘,一边心里又乐得不得了。

你看你看,他依赖我的不得了。


自作多情。


她哪里不知道他只是为了方便才找她,因为没有人像她一样已写完作业就传给他,一答完题目就把答案传给他。

甚至连他和她关系很差的时候,他也会让他的朋友叫她传纸条过去。

他不过是图个方便。

她不过是贱。


08.“只有那一次,依旧记得掌心的炽热。那种热度,是印在心上的。”

她在给新生补课。

其实新生是留级下来的,不过她不知道。不过新生也没有告诉她。

晚自习是在测试,她特意和别人换了个座位,她在第五组,而他在第一组。

她早早写完了试卷,在交新生英语单词。

下课铃一响,本来就有些细语的教室仿佛得到许可般,顿时发出了潮浪般的杂闹声。

他向她走来,她没发觉。

“喂,”他叫道,她抬起头,“这道题是这样写的对不对啊?”

他指着一道比较简单的大题,她拿起自己的试卷对了对。

“嗯,写对了。”她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他,这傻逼终于会写数学题了。

“耶!”结果他真得像个傻逼一样,高兴得跳了起来。

然后他伸出手,五指张开,比她白皙得多的手掌就张开在她的眼前。

她愣了下,没反应过来,不懂什么意思。

他又晃了晃手。

于是她也学他一样张开手。

他狠狠地拍了下,然后又当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走去讲台交试卷了。

而她傻在了那里,呆了一会儿才放下手。

然后看着自己的手掌,摩挲了几下。

然后继续教新生英语单词。


只是在晚上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时,把与他击过掌的右手放在胸口。

她摸见了心跳。



09.“那些小事,永远是他不在乎的,或是她放在心底的。”


所以她喜欢他到什么境界呢。


就像是深处在只有光的房间里,你习惯了光明,却又一下子关了所有的灯,让自己瞬间处于黑暗之中,等自己习惯黑暗之后,又一下子开了所有的灯,让眼睛痛到不行。你来来回回这样好几次,而你明知这样对眼睛的伤害是极大的,却又乐此不疲。



10.“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什么是虔诚。”他问她,尽管没有一点疑问的语气。

“什么?”她没有听清,更准确点来说,她是没有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什么是虔诚。”他又重复了一遍。

“因为我不够漂亮,不够优秀,所以喜欢上一个人之后不会幻想和他在一起。他本身是普通人,但在自己眼里却是上帝。而凡人又怎能与上帝相爱呢。但看见上帝与别人相爱时也是会难过的吧,却相信上帝的选择是对的,也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她看着他,而他也不回避,他能从他的眼里看见自己,对,只有自己,终于他的眼里只有她,“大概,这就是虔诚吧。”



他抓起了她的手开始跑了起来。

她被吓得差点摔在地上。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跑,也不知道跑向哪里,他只是拉着她的手不断向前跑,然后十指紧扣。

“那如果,是凡人和上帝在一起呢。”带着轻微的喘息声,他又问道。

“不可能。”她笑了起来,笑的把整个牙床都露了出来。可是她想流泪,眼睛却干涩得要命。


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没有醒来。

她在睡梦中,一面微笑,一面留下了眼泪。




FIN



丑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