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心上人 15-05-13

·政史

·HE

·BL


“不要去试探。”

暗恋政的第……好吧不记得了。史无所谓的想。

从来没有介意过自己是男生,以及对方是男生的问题。

毕竟只是场暗恋。

毕竟只是场,没有结果的暗恋。

所以计较这些狗屁干什么呢。史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心安理得的盯着政的侧脸看。


“不要去索取。”

史打球打得大汗淋漓,累的像条狗一样。回头又看向政,他不像他一样那么容易累,依旧精神饱满的和别人打着球。

“史!”史听见政在喊他,心中的瘙痒难以形容。

他只好故作正经,问道:“怎么了?”

“帮我打个水。”说着,政已经跑向史,并且把水瓶丢了过来。

史连忙接住:“我你小弟?”

“谢谢啦!”政笑得灿烂,又转身和同伴继续打球。

史只好认命,但内心的欢喜却停不下来。

史站在饮水机前,趁没有人在的时候——偷偷地、偷偷地,将自己的唇印在杯子边沿。


偷偷的、偷偷的想,这样就足够了。

这样就,已经很满足了。


“不要去过问。”

“喂政,你的女朋友来找你了。”同学语气猥琐,政只是笑笑,起身便往门口走去。

史转着笔,思考着练习上的题目,偶尔想不出了,咬咬笔帽,紧锁着眉。


“为什么分手了?”有男生突然喊了起来。

政摆了摆手,一如既往的笑着:“没感觉了,就分了。”

“才一周?”

“哈哈哈哈可能是看走眼了?”

“我靠,这可是她们年级的级花了!”

“性格不合?”

“……”

史快咬坏笔帽了。

史快紧锁住一张脸了。


“不要惊醒你的心上人。”

政因为谈恋爱被抓,离家出走跑到了史家,

“怎么突然想起来我这儿?”

“你家离我家近啊。”

骗鬼吧,史翻了个白眼,你家在城东我家在城西好吗。

但心中的欢喜是停不下来的。


史正要看完《浅情人不知》的最后一页——史总是被班上的女生强硬去看言情小说,政的声音就从卧室中传出:“史,我先睡了!”

“好!”史回应着。


“’长相思,浅情人不知‘

“浅情人,不知。”


史合上书,起身打开卧室门,然后坐在床边。

政已经睡熟了,安稳的呼吸声有些催眠,史也躺在了他的身旁,看着他的头发,他的闭上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阖上的嘴,他的耳朵。

他的一切的一切。


是的,浅情人,不知。


那么就再让自己睡个好觉吧,史无望的想。

那么就再做个到十二点就会结束的梦吧。

他已经,再也不会发现自己了。


“等他自己醒来发现你。”

政睁开了眼。

阳光从窗帘的细缝中透出,狭长的光映在被子上。

史的正脸就放大在他的眼前,平静的、安详的、毫无生机的。

政甚至无法理解自己怎么会想到’毫无生机‘这样的词来形容。

是了,这样的词,总是在当他宣布自己的女朋友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史的脸上。

但不明显,总是一闪而过。

史喜欢读书,班上的第一名,却总是为了他做一切出格的事情,尽管下一次月考成绩还是班级第一。

会帮他打架,会帮他看水,会帮他收拾残局,会帮他打水,会帮他做笔记。

也会帮他搞定一切他所无能为力的事。

想到这些政就会有挫败感。

政是一个很讲究平衡的人。


史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就是政的连,而且一直盯着自己。

史又马上闭上了眼,准备重启下大脑。

政见史又闭上了眼,决心恶作剧下。

他吻上了史的唇。

“Morning kiss.”政笑道。

史瞪大眼睛:“你是Gay?你对我有意思?我岂不是很危险?”

“开个玩笑啊还当真。”

史垂下眼眸,但继而又开始骂起了政。

但政看到了,他很清楚的看到了,史眼中的失落和绝望。


他睁开眼睛,却没有发现我。


政笑着说:“其实是真的。”


不,他发现你了。

浅情人,他知。


FIN.


·其实是《浅情人不知》的观后感……?(什么鬼

·除了人设有点苏↑其实整体都很好看的

·想讲一个其实你暗恋的人知道你在他后面的故事吧

·之所以叫政史其实是因为我懒得取名


”不要去索取,不要去试探,不要去追问,不要惊醒你的心上人,等他自己醒来发现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