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清醒 噩梦续 完

·噩梦后续
·他视角

01.“但是他不喜欢你。”
他吐出糖,将糖包在纸巾中,顺便瞥了眼坐在第二排与别的男生谈笑风生的她。
他勾起嘴角,嘲讽的意味很重。
就这样对每个男生都是要好的态度的人,居然好意思喜欢他。
这样想的他,莫名地火了起来,把纸巾团用力一丢,纸团落入她眼前的垃圾筐中。她停下了动作,向他的方向瞄了一眼,正巧被他捕捉到,但也很快的收回视线,继续对着面前的男生聊着。
他心虚了下,尽管不知是为何。旁边的她的朋友叫唤着他,他回过神来,无所谓地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拿起刚从别人那里抢来的《十宗罪4》继续看了起来。
《十宗罪4》也是她的。不过这一点早在他抢书的时候对方也早就说了,第一页也着她潦草的名字,似乎是很漫不经心随便写了几下。
他看得出,他再熟悉不过她的字了。
那是他除了自己的字迹,唯一能认出的了。
书被他翻到第一面,不经意间就摸上了字迹上的凹痕。
动作完全没有经过大脑。他顿时收回手,紧张的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她的朋友。然后在心中小心翼翼地安慰自己,幸好这人没看到。
他懊恼与自己潜意识的动作,却夹杂着异样的欢喜。
带着小小的,微弱的,几乎连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欢喜。
他对这样的感觉陌生的很。
但也快要,令他沉浸其中。

02.“睡美人的睡颜像支含苞待放的花朵。”
他手中拿着被同学撕成一半的故事会,翘着二郎腿粗略地读着。
而她坐在自己身边,枕着双臂,安静的沉睡着。
确实是在沉睡着,毕竟他深知,她并不是能在如冒着泡的沸水般的教室中安然自若的人。
她睡得似乎不太舒服,转了个方向,脸向着他。
压得过久而产生的红印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脸上,夏日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眼睫毛的阴影盖住了浅浅的黑眼圈。
在那么杂闹的教室中,他似乎能听到她的呼吸声。
悠长的,缓慢的。
像一首摇篮曲,令他沉浸其中。
他马上要了摇头制止住自己这样的想法,刻意将视线转回手中的故事会上。
——却完全没有用。
凌乱而散开的发丝在风扇的吹动下漂浮着,胸口的两颗扣子也只扣了一颗,隐隐能看见……
他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

铃声响起,拉开椅子的刺耳的声音依旧没有吵醒她。
他叹了口气,用指关节敲着她的桌面:“起床了起床了。”
她顿时被吓醒,但只是挺起了身子,眼睛还没完全睁开,他只见她转了转眼珠,一副没睡够的样子。
距离期末考还有两天,似乎是太想冲刺班级第一,他总会见到她刻苦学习的样子。
她开口道——声音也有些不清不楚:“阿泽?”
“嗯。”他应下,“上课了。”
“好。”她呆呆的点了点头。
他又瞥了她一眼,他依旧是不清醒的样子,头一歪又浅睡过去。

是了,要不是不清醒,她怎么会有胆子和别的男生一样叫他'阿泽'呢。


03.“灰姑娘的眼泪砸在地板的淤水里,泛起细小的涟漪。”
他被气的红了眼眶。
学校决定举行个千人舞,身为为街舞社的他必须、起码要教好自己班的人。
但现在根本没有一个人愿意跳。
当然,这‘没有一个人’是指在男生中。
所有的女生基本上都很考虑他的心情,她略带担忧的眼神被他收尽眼底。
有几个女生也上前安慰他。
其中没有她。
说什么喜欢我,连安慰我都做不到。他坐在草地上转了个身,连余光也不愿给予她。
而他早就忘了,她与他早已经不是第一年的友好关系了。
而转过身不理会任何人的他,一点也不知道身后的一大群男生早已不情愿得开始学起了舞蹈——在她的劝说下。
等他回过神来时,大家已经跟着另一个会跳的人学起来了,而她也早早归入队伍用心学着。
但又有谁能叫动这一大帮人呢。
他不用问,不用猜,什么都清楚。
他身边的几个女生见他似乎已经平静了许多,拍拍他的肩,示意他回去继续教。
他摆摆手却说不用了,反正已经有人教了。
女生见他也不是生气的样子,只好自己走回队伍中,任由他独自坐在草地上。
他就远远地看着她,只是看着她。

‘喜欢一个人居然可以卑微到那种地步,只要能见到他就是好的,不管他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

他记起了当时她坐在她的左边,结果她的草稿本中看到的一句话,当时并没有多在意,现在却突然忆起。
那么你,就是这样喜欢着我的吗。

04.“小公主向上丢弃绣球,五彩斑斓的绣球盖住了温暖的阳光,洒下一片阴影。”
聚光灯打下,台上一片明亮,台下是黑压压的人群——尽管他只看得到‘黑’。
尽管舞蹈已经排练过许多遍,但他依旧是紧张的要死。
就算自己只是在旁边做个陪衬,但也是有个人秀的部分。
下台时的大汗淋漓是早已预料到的,街舞社的人聚在一起——他也在其中,手叠着手,升高,然后压下,并带着胜利的欢呼。
他最享受这一时刻。
回到自己班级的所在地时,早早就有兄弟在那里等他,并丢水给他,顺便也丢来一句‘跳的可以哦’。
他笑着回了句谢谢,随便找了张椅子便坐下。
她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便转过身来。
因为训练脸整个瘦了一圈,但人看上去精神得很。
她不免笑了起来,原来每晚让我写作业也是有成果的。
他发现了她的目光,与她对视了下,便又收了回来。
他看见了,她的眼中映着远处的惨白色的灯光,在她眼中却如星星一般闪耀着。
还有,快要从眼中溢出的欢喜与爱慕。
“百里珊。”他一把夺过朋友手中的荧光棒,见她转过头来,便向她丢去,“你不是说你喜欢红色?”
她慌张的伸出手去接,荧光棒却砸在她的头上,然后掉入草坪中,在夜幕中的墨绿与深红相互映衬着,没有黄色荧光棒亮的红色却刺痛了她的眼。
她弯下腰来,眼泪滴在墨绿中,没有人发现。
他看着她沉默的捡起地上的荧光棒,并与多大反应,于是不耐烦地啧了声。
他一旁的朋友看不过去,轻声对他说:“你要是不喜欢就别做这么多事。”

他没有回答,只是拧开矿泉水瓶的盖子,把水瓶倾下,任由水肆意的淌在他的身上。
关你屁事。他在心中暗骂。

05.“贝尔在花园中旋转着,裙尾上漂亮的褶子也在空中浮动着。”
他喜欢上了隔壁班的一个女生。
那个女生干净,爽朗,有一头利落的短发,但也不失女孩子独有的娇艳。
与她完全是两种类型。
他一边在课桌上刻这那女生的名字,一边抬起了头,看着前方她认真听课的侧脸。
其实那时候他与她是同桌时,他也并没有多不情愿,但当时一句‘不过也可以和别人换’时看见了她失落的神情时,他在心中莫名叹了口气,然后放下书包坐在椅子上。
就好像好久之前的那个讲鬼故事的晚自习一样,他明明听过她口中的故事,但一见到她认真的神色,又只好乖乖的听起来。
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就是情不自禁做出了这些‘纵容’她的行为。
想着想着,女生名字中的“Y”被他刻成了“L”。
百里的里。
L
他顿时醒悟,迅速用圆规的尖头用力划去,尖端与课桌发出刺耳的声音,他却怎么也觉得消不去。
同桌见到他傻逼的行为,用手肘顶了下他,眼睛瞥了下讲台上的班主任:“他刚刚一直盯着你。”
他手一抖,立马把手中的圆规丢到桌角,正襟危坐。
却看到了她被风扇吹起的些许的发丝。

可能,还是长发比较好吧。
他虽是看着黑板,却不知神游到了何处。

06.“但王子并没有披荆斩棘而来,睡美人保持着优雅的睡姿,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睡下去。”

于是他交的第一个女朋友就是长发的。

比她的长出很多,女友的头发早已及腰。

女友是重点班的,成绩优异性格开朗。

让他这样的一个男生来夸别人还不如骂人家来得痛快。

而女友唯一让他不愉快的事,就是人缘太好,和每个男生关系都不错。

就像她一样。

他与女友走在校园幽暗的小道上,偶尔也有几对情侣路过他们。

他与女友十指紧扣。

女友的眼睛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更楚楚动人。

他看着女友在全校中都算得上漂亮的脸——温柔的,深情地。

却在一瞬间想到了她。

 

07.“灰姑娘在继母和姐姐们的打骂下度过一天又一天,皇宫却迟迟不传来开宴会的消息。原来王子在外出游玩之时,遇上了清纯的农村少女。”

那到底什么是喜欢呢。

他一点也不清楚。

如果看见一个人能心跳加速,眼睛不由自主的跟着那个人,会为她欢喜为她忧的话,那么他毫无疑问是喜欢着他的女友的。

那么要是看到一个人和别的男生要好时心里不舒服呢,那么要是不看到那个人心里就急躁呢,那么要是偶尔也会纵容那个人对自己的小动作呢,那么要是在看见什么东西时都会想到那个人呢。

那么要是,有和那个人共度余生——虽说是微小的——这样的想法呢。

他的脑容量并不允许他想太多。

他把这样的情感一直压在心底,压在最深处,没有人发现过。

他也差点要找不见了。

 

08.“有只青蛙蹲在井口,但绣球并没有掉入井中,小公主捡起掉在井边的绣球,看了青蛙一眼,马上跑走了。”

他想起当时她坐在他左边的时候。

她那天和他开玩笑说‘你这么帅我都想嫁给你了’,他根本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一句:“要不要我娶你?”

虽然脸上是带着笑容,但心中难免错愣了一下。

而她的大笑完全是在自己意料之外的。

突兀的、尖锐的笑声令他眉头一皱。

然后停下。

她恢复到平常认真学习的样子,不再理会他。

 

他收敛了笑容,面色平静的看着她。

她表现的很正常。

是的,表现。

他想,女生可真是太好懂了。

比如她故作冷静的样子,比如她握住笔的颤抖的手,比如被她咬紧的下唇。

比如她……

他怔住了。

比如她熠熠生辉的眼镜被泪水所覆盖。

 

所以她,究竟喜欢他到什么地步呢。

他不知道。

把他的友好小心翼翼存在心中,把他的嘲讽全盘接受,把他的优点无限放大,把他的缺点也记得好好的。

不求你能接受我,不求能和你在一起,只要远远的看着你,就足以令我心满意足——就算,就算我确确实实妒忌你的心上人。

可是又觉得只要你在就足够了。

 

这样的喜欢,你会知道吗。

 

09.“没有野兽来强迫贝尔,因为野兽的家已经搬到了山的另一头。”

他听说她有了个男朋友——在他离开学校之后。

他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趁着双休的机会回到以前的学校。

晚自习还没有下课,他拿着手机不断的刷新动态——就算内容全都是浏览过的。

在快下课的时候,身后的教室门打开了,她抱着一打作业,从教室中走出。

他紧张的满手都是冷汗,放下手机,有些局促的等着她向他打招呼。

而她只是看了他一眼,顿了顿脚步,继续向办公室的方向走。

他并没有生气对方装作不认识他,只是内心酸涩的像又小又青的柠檬。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她似乎有些刻意要隐藏的左手。

左手上带着他离开时还没有的表,以及,用蓝色编制好的绳线绕在呈环状的红色荧光棒。

蓝色用的是他最喜欢的墨蓝,二胡脑梗塞的荧光棒也早已不能发光,暗淡的红与墨蓝以外的合衬。

你还好吗?

你有男朋友了是吗?

他对你怎么样呢?

没有惹你哭吧?

他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连叫声‘喂’都似乎没勇气。

他不知道他怎么了。

最后还是决定向她走去,夺过她手中的作业本,什么话都没说,又向前快速的跨了几步,生怕她抢回去。

她摸上了左手的手环,神色复杂。

 

你还喜欢我吗。

他其实只是想这么问。

 

10.“二十的意思是两个人十指紧扣,很浪漫不是吗。”

他是被枕头上的一片水渍给冻醒的。

空调开得很低,枕头上的水渍冷得渗人。

不会是口水吧,他想着,然后抬起手来准备揉下眼睛。

一片湿润。

他疑惑的很,努力回忆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么梦,却一直想不起。

 

他从学校回来的第二天清晨。

他最后还是问出了自己一直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伴随着响亮的上课铃。

她没有装作没听见,在还未来得及停下的铃声中,他看见她的嘴一张一合。

她的声音很小,根本听不清,但他还是看懂了她的口型。

 

“我还是很喜欢你,但我会开始放弃你。”

 

还有一句,他听的一清二楚,再清晰不过——“这么多年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对不起,韦泽,你以后也不用担心我会烦你恶心到你了。”

 

他终于发现,从泥土里开出的花,是朵随风飘扬的蒲公英。

原来她,真的会先离开。

 

11.“二十一啊?两个人终将会变成一个人吧。”

她在睡梦中一面微笑,他在睡梦中一面留下了眼泪。

他一直没有承认的是,其实并非是她在一直追逐着他的背影,而是他,从来没有赶上过跟她。

她走得太快,就算会经常停下脚步来等他,但每一次行走,总会把与他落的好远好远。

他的自尊心无法容忍,于是他开始无视她的等待,走了多少弯路也不愿出现在她的面前。

直到他以为自己终于把她甩在后面的时候,才发现速度慢的一直是自己。

被丢下的一直都是他自己。

 

11.“百里珊你怎么这么阴暗啊。”“有本事你自己想,狗泽。”“二十一应该是两个人十指紧扣一直走下去。”“牛逼,够非主流。”

他记起当时两个人在晚自习上讨论数字,讲到二十一时就被老师发现并点名,只好停住不再继续说下去。

 

他打开她的空间留言板,给她留言。

 

“只要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我们就在一起。”

“在那之前你只能是单身。”

 

他知道她想去的大学分数线很高,他这样的成绩根本攀不上。

他知道两个人考上同一所大学的几率小到几乎没有。

他所知道的事情发生的概率都几乎为零。

可是他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可是她还是回了个‘好,你等着’。

 

他只是知道自己在以下的时间里,会拼尽全力去追逐她。

 

 

FIN

 

·序号两个11没有错

·《噩梦》的10加上《清醒》的10即为20

·还是希望她能幸福

·其实还是很想BE的(x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