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俩(一)/季匋民×叶三

·短篇原文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9287494/

·汪曾祺短篇《鉴赏家》同人


季匋民刚到县上的时候也不过二十来岁,名声刚出点头。他好吃水果,也便经常在果铺里徘徊。

之所以能认识到叶三,也是很意外的。

季匋民常去的那家果铺里总是个女人在打理,水果无论是在哪个季节都是香甜可口,永远是最新鲜的,去的次数多了,偶尔也和看店的女人聊起来,她说她不过是帮丈夫守着店,而自己的丈夫则是每天都进水果然后又给人送水果去了。

能找出那么好的水果的人,眼睛必是经过了时间的打磨,尽管看店的女人一看就知岁数不大,但他还是深信她的丈夫必是个过了古惑之年的人。

真正见到老板是在季匋民来到县里的第五个月,夏日炎炎,而季匋民就顶着太阳来到水果铺。

水果铺前站着个穿着背心的青年,看上去与季匋民年龄相仿,些许还年轻那么一两岁。

青年也不顾太阳有多恶劣,站在果铺前挑拣着水果,季匋民眼力好,他看得出青年捡出的水果都还是过得去的,完全卖得出的。但留在筐里的,却是色泽更为鲜艳,各个儿水灵。

季匋民不由得眼前一亮,加快了步伐。

青年似是感觉到了背后的异样,他回过头。

清亮的眸子令季匋民一愣。

他见过崇山峻岭,溪水川流,也见过世家名画。

都不及这双眸。

青年微笑着看着他走来,侧过身:“来买果子?”

不重的口音,嗓音和眸子一样清亮,季匋民也顺着青年的笑容勾起嘴角:“是了。”

季匋民自己伸出手挑了几个,青年看季匋民挑果的样子,不禁挑起了眼角:“我还刚想帮你挑下,没想到你挑的刚好都是这一筐里最好的。”

季匋民开口:“还有河鲜?”

“今天最新鲜的都给人送过去了,剩下的我看你眼光也高,恐怕是入不了眼。”青年边算账,边拿出张纸给人包上。

“那我明日再来。”

季匋民也不多留,他不喜太烈的阳光,欠了个身也不等青年再次开口,留下钱就转身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季匋民见到青年的次数倒是多了起来,也许是两人有相同犀利的眼光,也许是青年刚开口自己便能接得下去,总之两个人相处倒是越来越融洽。

一次季匋民接下了个比较商业化的生意,简单来说就是别人出钱请他来画,画什么也由他自己决定。说是自由发挥,可倒是比命题来的难多了,不仅要从人家的日常和着装来推测喜好,还要仔细思考哪些东西和人家职业相冲。

难倒是难不倒季匋民,不过也够他深思几天了。

他在书房里待了几天,到了饭点也不过随便打发下,更是没精力出门卖水果,专心致志的将心思放在作画上,即使只是为了赚钱,他也想认真对待他的每一幅作品。

季匋民不擅长与人交往,所以当有阵阵敲门声响起时,他顿住画笔,思索片刻后才去开的门。

门外是拿着篮水果的青年,笑容可掬。

“我见你有些日子没来了,问了我老婆你家宅子的位置,挑了些这些时日最好的水果,我记得你对这方面是没有忌口的。”

“最近有些忙,成日都想着怎么画好画。”

季匋民笑了笑,伸出手便是请青年往书房里走。

这时青年到有些拘谨起来:“我这么打扰你方便吗?”

“你都给我带了这么大的礼,我又怎么不让你进?”

青年咧开嘴,季匋民那一刻真实地感觉到,青年似乎也和他带来的水果一样,美好到令人心生向往。

季匋民大步向前,领着青年向里边走去。

画还差几笔就可以完工,但季匋民却刚好就卡在那几笔上面,无论在哪儿加都觉得不大合适,不加,却又空落落的,实在是少了些韵味儿。

青年伸出头看了一眼,道:“这儿,是不是该添点条?”言罢,又指着树枝末尾的地方。

季匋民豁然开朗。

“就是这儿!”

全然忘却自己不喜自己作画时别人站在身旁,拿起画笔就落下几道墨印。

一气呵成,这张画到现在才是实实在在完成了。

青年带着笑意,眼里又有些许的崇敬。

完成后,两人又是坐在藤椅上聊了几句,又带着青年晃悠了下自己的书房,青年才恋恋不舍的提出自己还要去给别人家送果子,季匋民笑笑:“以后想来就尽管来,敲门麻烦。”

青年的眼睛一下子有了光芒:“好!”

临走前青年才似乎想起了什么,偏过头注视着季匋民:“我叫叶三。”

“我是季匋民。”

“我知道,四太爷啊!”




·叶三 可爱 死了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