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没有死亡回归的尤里乌斯/尤昴/23尤

·一次死亡就该是一个世界



尤里乌斯确信自己是果断地将佩剑刺进菜月昴的身体里的。
同时被刺穿的也许还有自己的心。
尤里乌斯并不明白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当他收到讨伐军要求他做援军的信开始,当他知道菜月昴正在与白鲸对抗时,甩下所有的事情连夜骑着地龙。
菜月昴是不会知道的。

那种感情尤里乌斯本以为是短暂的执念,他身为骑士,无法明了他自称骑士的想法的执念。
似乎不是这样的。
从菜月昴说他最讨厌自己开始。
也许再早那么一点点,从菜月昴冷静的指挥着接下来的行为,从听说菜月昴被一村子的人信任,从第一次见他褐色的、闪着坚毅的光芒的眸子开始。
从第一面开始。
所以尤里乌斯几乎是拔不出剑的,他总觉得自己再也下不去手了,尤里乌斯突然想起菜月昴几分钟前对他说的‘稍后见’。
是要说什么呢。
其实尤里乌斯想知道的不得了。
明明,他一直是个冷静沉着、时时刻刻压抑着自己性子的骑士。
明明,是该这样的。
尤里乌斯没撑住自己的身体,不小心跪在菜月昴尸体前。
这样的行为,明明也不该为这个自己不效忠的人而做的。
是怎么回事呢。
尤里乌斯摘下手套,伸出手擦去菜月昴嘴边残留的血。
温热到尤里乌斯甚至以为菜月昴还活着。
应该该是还活着的啊,这么个莽撞、不计后果的——这么样的一个人啊。
魔女教的讨伐才开了个头,菜月昴停下的脚步让尤里乌斯怎么也不想往前走了。
太奇怪了。
这真是太奇怪了吧。
颤抖的双手也好,没力气直起的腰也罢,亦或是发不出声的嗓子,还有干涩的眼睛。
菜月昴,死了。




尤里乌斯像是做了梦一样,梦到自己刚赶到菜月昴的身边,菜月昴像是想好了一切会发生的意外似的,排布好了实行方案。
不,不是自己赶到菜月昴的身边,而是另一个尤里乌斯,另个一,能保全菜月昴性命的尤里乌斯。
另一个,能承载着菜月昴全部信任倾尽所有的尤里乌斯·尤克历乌斯。
那不是他。
不是亲手将剑刺入菜月昴心脏的他。
“我最讨厌你了。”
“是的,我知道。”
我知道。尤里乌斯像是看着个故事一般,却又在心里默念。
“所以我相信你。”
所见略同。尤里乌斯勾起嘴角。
“我的黑历史里记载着你是为厉害的骑士。”
啊啊,你能这么讲倒也是出乎意料。




所以,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尤里乌斯那么一瞬深深嫉妒着能被菜月昴所信任的‘自己’。
能和菜月昴并肩作战的‘自己’。
能唤菜月昴为‘吾友’的‘自己’。



Subaru。
尤里乌斯默念着,跪在菜月昴的尸体前。


fin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