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腿沾小柴胡颗粒

鸡腿沾小柴胡颗粒

 
   

有点/我不是药神/彭浩×程勇

·还是很短


01

    彭浩醒了。

    彭浩在病床上醒来了。

    病床旁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他想转过头来看是什么东西,脖子上的固定器却阻止了他的动作。

    “醒了啊?”

    是彭浩很熟悉的声音,却带着一听就能听出的喑哑,是那种连续几天没怎么睡觉,甚至很少说话之后的再度开口,才应有的喑哑。

    彭浩只好转动眼球,尽力往一旁瞥。

    程勇大口吞着粥,也没多看床上的彭浩几眼,自顾自的消灭掉刘思慧送来的早餐,白粥加了红糖,喝起来倒是舒服,只是寡淡得程勇还是咂了咂嘴。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胃口,但端起粥摇晃了几下碗的时候,看见彭浩睁开眼睛了。

    “勇哥。”

    程勇听见彭浩开口,将碗里的粥囫囵地喝喝干净,随便抽了张纸擦了下嘴:“嗯?”

“我还活着啊。”

    程勇愣了下,下一刻火气就上来了:“你他妈能啊?我允许你动车了?还想做英雄把人引开?什么事都不懂还想给我来这一套?”说完甚至还想补上几拳,但看到彭浩在病床上的状态,硬生生忍了下来。

    妈的,下次绝对踹死你个野狗。

    没得到彭浩的道歉,彭浩反而还笑得一咳一咳的,眉眼弯弯,止不住。

    “勇哥。”

    程勇在喉咙上头的话被彭浩喊得又卡回去:“操,你说。”

    “勇哥。”

    “说啊。”

    “勇哥。”

    “我听着呢。”

    “勇哥。”

    “你到底他妈的要说什么?”

    “勇哥。”

    “……我在。”

    然后病床上被绷带捆得一圈又一圈的小年轻,缓慢的伸出虽然没怎么受伤,但也早就遍布疤痕的手,艰难的咧开嘴角:“勇哥,我活着呢”

    程勇转过头不去看他,却也同样伸出手,握住了小年轻。

    而另一只手背着小年轻偷偷抹了下眼睛。


02

    彭浩从不知道程勇哭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抽抽搭搭的喊着不要了,折腾不起了,老了老了,瘪着嘴跟个小孩儿似的,也特别闹。

    是那种看见他哭了起来,心里也会跟着揪起来的样子。

    可彭浩还是太喜欢折腾这老家伙了。

    他对他那么好那么好,理解他,帮助他,信任他,救他,是抵不上命的好,是用命也抵不上的好。

    接着程勇就瞧见彭浩落泪了。

    一边停不下胯下的动作,一边什么声音也不发出,就光顾着掉眼泪。

    我操。程勇忍着下身的怪异,稍稍直起腰,扯过彭浩的脖子:“你哭什么?”

    彭浩不说话,只是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程勇被顶得立马松开彭浩的脖子,重新跌回枕头,用手背盖着眼睛,压着自己从喉咙里要被挤出的破碎的呻吟:“妈的,真的不行了,你省点力气吧。”

    完事后彭浩还是紧紧抱着程勇,一句话也没说。

    却在程勇朦朦胧胧就快跌入梦境之际,听到彭浩用几乎要听不清的声音说着。


    “我怕死了,勇哥。”


    程勇闭着眼睛努力翻了个白眼。

    你怕死折腾我干嘛,有病吧。


03

    程勇最后还是被抓着坐了牢。

    出来的时候是彭浩来接的,穿着运动衫,还是三年前寸头的模样,开着辆奥迪A8L,看见程勇出来直接把嘴上的烟给丢到地上踩灭。

    程勇什么也没问,搭着彭浩的肩膀笑了几声,就跟着上了车。

    彭浩开着车他也没问要去哪,春光尚好,大片大片的阳光不吝啬的洒在地上,上海格外清澈。

    程勇靠着座椅,迷迷糊糊的准备要睡着。

    而彭浩伸出手,握住了程勇的手。


04

    程勇醒了。

    程勇在牢里的床上醒来了。

    手里是一张那时候正准备进来求着别收掉的车票。

    上海到凯里。



·fin

·其实还挺ooc的

·其实也很努力想还原了

·今天也是可怜的落泪女孩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