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腿沾小柴胡颗粒

鸡腿沾小柴胡颗粒

 
   

“我清楚,他是你的世界。”/现欧

·现欧

·有点跳跃,有点乱

·和我的脑子一样,也有点ooc

·对不起,我实在是没有看端脑的会员,后面剧情看不了


a

  “老高,你不觉得你最近睡得有点多了吗?”当欧阳起床时,窗外的天早已渐渐阴沉,而和他一起午睡的高述依旧平躺在床上,伴着浅浅的呼吸声。抵御不了寒冷的欧阳见状,缩在被子里用屁股一点点挪过去,然后伸出手弯曲手指,敲了敲高述床头的栏杆。高述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几点了。”略带沙哑的声音,高述开口。

  “六点四十整,我说你就算下午没课也没必要睡成这样子吧?”欧阳伸展着身子,说道。

  高述起身,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脚踩在蹄子上时顺手把被子重新铺好:“好像做梦了,”也不等欧阳开口,他又接着说了下去,“记不得梦到什么了。”


b

  欧阳看了眼端盘的地方:“人太多了,我去拿菜吧,你要吃什么?”

  “没问题吗?”高述的视线从筷子转移到欧阳的脸上。

  “总该比你好点儿。”欧阳笑道。

餐厅的吊灯恰好在欧阳头顶上,光圈打在欧阳柔软的头发上,火锅徐徐升起的白雾使欧阳的脸有些朦胧:“你帮我点着yys就行了。”


c

  “赶紧下来吧,七点半有选修课。”高述拿起架子上的洗面奶,催促着仍然在床上发呆的欧阳。

  欧阳顿时一个激灵:“我靠,都是你当初强行让我去选什么国学基础,我还以为能逃课,谁知道那老师每节课点名,一次没点到直接重修,不带你这么坑我的吧老高。”

  高述在将水龙头关上后才慢悠悠地开口:“我是和你说了这科不用期末考我才让你选的,我都委屈自己陪着你了。”

  “诶哟大爷您可别吧,我看您上得兴致勃勃,笔记还端端正正,您要是突然转系我都不怀疑。”欧阳也掀开被子,猛地又把自己缩回被子里,“老高啊,真顶不住。”

  高述叹了口气:“衣服丢下来,我给你用吹风机吹下。”

  “需要我……?”

  “不用,看见你昨天老实洗衣服了。”

  欧阳迅速把自己的毛衣丢给床下的高述:“可以嫁了,真的。”

  高述垂眸,若有若无的勾起了嘴角。


d

    拿完菜的欧阳回来时满脸通红,高述见状,开口问道:“怎么了?”

  “没事儿,人有点多。”欧阳把盘子一个个摆在桌面上,鼻尖仍然是红的。

  高述伸出手,用大拇指轻轻揉搓了下欧阳的鼻尖,欧阳眯了眯眼睛,然后像猫似的对着高见笑了起来,然后躲开了高述的手。

  高述不在意的耸了耸肩,狠狠揉了一把欧阳的头发。


e

“……不是吧老高。”欧阳摇了摇眯起眼睛仿佛已经进入睡眠的高述,“你最近有这么累吗。”

  高价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直愣愣的看着身旁的欧阳,欧阳伸出手在高述眼前晃了晃,面色有些焦急:“老高你真没事吗?”

  高述缓缓伸出手,握住欧阳的手腕。

两人坐在教室后排靠墙的位置,大部分人都被赶去坐在前面了,没什么人坐在后面,也没人注意他们两个。

  欧阳有些愣住了,高述几乎很少这样直接触碰自己。欧阳没有挣扎开,他只是稍微降低了手的高度,依旧任由着高述抓着自己。

  教室比较热,欧阳今天穿的毛衣的袖子早就挽起来了一些,但被高述冰冷的手指尖儿凉的抖了一下。

  高述这时才清醒过来,连忙放开欧阳的手腕:“不好意思。”

  “不是老高,你这样让我很慌啊。”欧阳压低了声线,面色担忧地看着高述。

  “我没事。”高述有些疲惫地笑了笑,想要安慰下欧阳,却发现自己一点精力都没有。欧阳皮肤上带着的温热残留在自己的手心,他小心翼翼地握起拳头,用指尖摩挲了下。


f

  欧阳在人少的时候过马路总是很孩子气,一定要把步子迈开,踩在斑马线的每一条白线上,有时候玩上瘾了,只看着地面,车子恰好从身后经过也不知道。

  高述说了一次又一次,今天也不例外:“刚吃完就安分点吧,上次跑跑跳跳就吐了。”

  “真没事儿老高,怕啥。”欧阳笑得特别放肆,也许是刚吃完火锅心情好,手脚都暖洋洋的。

  左边行驶而来的车子打着灯却丝毫没有减速,高述慌了,一把抓过欧阳。

  欧阳被吓得有点懵,顺势缩在高述的怀里,高述比他高一些,欧阳却有点不敢抬起头来看他。

  欧阳等着高述的数落,但迟迟没反应,这时才察觉到高述有些颤抖的身体。欧阳拽了拽高述的袖子:“我没事。”

  高述仿佛这才清醒过来,他伸出手捧起欧阳被风吹得有些冰凉的脸,望着眼里映着身后不远处火锅店红色招牌的欧阳的眼睛,很轻很轻的说道:“没事就好。”


g

  高述猛地睁开眼。

  可能已经是半夜了,雷昊的鼾声阵阵,高述轻轻的皱了下眉头。

  “欧阳。”高述在鼾声中听到了pvp的按键的声音。

  “怎么了老高,你还没睡吗。”欧阳小声的开口,然而视线并没从屏幕转移到高述身上。高述用手背盖住了眼睛,踌躇片刻。“怎么了?”欧阳没听到高述的回应,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放下pvp,撑起身子伏向高述那一头。

    “做噩梦了。”

  欧阳仿佛从高述那四个字中听到了一丝委屈,忍住想笑的冲动,大咧咧的拍了拍自己的床铺:“需不需要一起睡啊姓高的小朋友。”

  “要。”

  欧阳愣住了:“我和你说客套话呢,你还真要来啊。”

  “要。”高述仰起头,习惯了黑暗,此时也能略微清晰的看见欧阳乱糟糟的头发。

  欧阳张了张嘴,不知道自己该接什么,脑袋空白了片刻,还是有些痴呆地点了点头:“行吧,你不介意就和我一起睡吧。”

  “那能把你老婆的抱枕拿开吗。”

  “你在你床上好好躺着吧。”

  “……”


h

  欧阳睡觉其实很安分,只要保持了一个姿势,就不会乱踢乱晃,只是一般保持的姿势比较奇怪而已。

  比如此刻,左腿压在高述的腿上,左手也环过高述的腰,俨然一副抱着抱枕的样子,高述微微低下头看着欧阳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把欧阳往上提了提,让欧阳的脑袋能沾到枕头,然后把手臂搭在欧阳地肩头,手包着欧阳的头,手掌心里是欧阳柔软而凌乱的头发。

  原来真的是这么软的啊。高述迷迷糊糊的想。

  一夜无梦。


i

  高述起来时欧阳还没睁开眼,早上第一节有课,高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天亮得早,昨晚没记得拉窗帘,窗外是带着雾的一片灰蓝色的天,高述做起来时还扯着被子,欧阳打了个哆嗦,却还是没有醒来。

  高述注意到了,把被子从自己身上取下,然后又给欧阳捏了捏被角。

  欧阳体温高,暖了他一晚上,脚趾头都是温热的。

  高述舒服的眯了眯眼,趁着张伟和雷昊还没起床,便下床洗漱去了。

  压抑着自己心里,还是想和他再待一会儿的欲望。


j

  高述起来时轻微的挪动了下身子,旁边的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不好意思。”高述重新环住欧阳,小声的说。

  欧阳眼神涣散,显然还没清醒过来,但他缓慢的伸手搂住高述的脖子:“睡——”

  “好。”高述勾起嘴角。

  欧阳啄了一下高述的嘴角——仿佛平时做多了,习惯了似的。


k

  “……老高、老高!”

  欧阳在宿舍等到两三点都没见高述回来,平时就算有社团部门活动,他也会提前和欧阳说一声,但这次,欧阳已经刷爆了微信,高述也没有回一句话。于是直接掀开被子,穿上鞋,顺着高述上午的课程去教室找人,也幸好给他找到了,人就直接趴在倒数第四排的桌子上,放学了也都没人去叫他。

  欧阳喊了好几声,高述这才慢悠悠的睁开眼睛。

  “欧阳?”略带喑哑的声音从高述嗓子里发出。

  “你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吗。”欧阳面无表情地看着高述。

  高述没反应过来,欧阳好久都没和他发过脾气了,他伸出双手掐了掐欧阳的脸,苍白无力地笑起来:“我没事。”

  欧阳这次反抓过高数的手:“你确定你没事吗。”

  高述怔住了,他看着欧阳,反反复复的看着他,一段空白后,高述才开口:“真的没事。”


l

  欧阳反手十指扣住高述的手。

  “怎么了?”高述转过头来看向欧阳。

  他察觉到了,这次是欧阳的身子在发抖。

  欧阳回望他,摇了摇头,仿佛是斟酌了很久,他又开口道:“老高。”

  “嗯?”

  “你不会离开我的吧?”

  欧阳声音很小,却很清晰地传入高述的耳中,像是只要一大声自己就会吓跑了。

 “不会。”

  然而紧接着,高述又听到了一个声音。

  和眼前人一模一样的嗓音。


m

  “他醒的来吗?”

  “目前我们还不太清楚,病人眼球高速旋转,可能是做了什么他并不想醒来的梦吧。”女护士用带着那么点浪漫的口吻,回答道。

  欧阳紧握住自己的双手,然后又松开。

  直到女护士离开病房,欧阳才喃喃道。


  “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告状到你父母那里了。”


n

  欧阳意识到高述在想什么了:“你要回去吗。”

  一个陈述句,他也早把自己的退路给断了。

  高述点点头:“他在叫我。”

  “我也在叫你啊。”欧阳嘲讽般的笑了起来,“你刚才还说不离开呢。”

  高述把手放在欧阳头上狠狠揉了一把:“其实我一直分得清。”“只是他没这么对过你。”欧阳无情的接了下一句。

  高述笑出声了:“对。”

  “你可以随时回来找我。”欧阳低下头,略带点委屈。

  高述看着他,摇了摇头:“他担心坏了。”

“就算你醒过来了,不变的还是不会变,你自己明明清楚。”

  “对。”高述笑着。

  “和我,不也是一样吗。”


  “他不单单是我喜欢的人,你清楚的。”


o

  高述缓缓睁开眼睛,他笑着望着床边的神色慌张、一直紧握着他的手的男生,嗓音略带沙哑:“想回宿舍了。”



·fin

·梦里的人在想你

·乱,乱七八糟

·看到这感谢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