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腿沾小柴胡颗粒

鸡腿沾小柴胡颗粒

 
   

想/丑寅

·晚自习没带书,突然想到的
·……我也好想复习啊
·妒良死后

樫井荣儿仿佛听到了什么,他谨慎迅速而小心地回过头,夜晚的街道空荡荡,一览无垠。
稍稍地松了口气,他又回过头来,看着带着满足的微笑,头歪向一边的妒良。
他突然有点想知道她的真名。
然后他缓缓地半跪在她的面前,轻轻的放下自己的牛蒡剑,伸出手摘下了妒良头上的兽耳。

明明,不戴,也挺可爱的啊……

樫井荣儿突然察觉自己在想些什么,有些害臊地用手背遮掩了下自己的鼻子,眼神顿时有些飘忽不定。
妒良、妒良……
他真的不记得了,如果自己认识这个人的话——
真的,只是因为自己‘阴气沉沉’的样子吗。
他看得出来,眼前的老虎那时尽量不让自己大出血而压抑着喘息,眼里却都是满满的憧憬和怀念。
他发现了,那快要溢出双眼的思念。
但他没说。
他不知道他该说什么,樫井荣儿确确实实不记得妒良了。
樫井荣儿伸出手——带着点情不自禁,轻轻的把手附在妒良的柔软的头发上。
一定是个,挺会照顾自己的女孩子吧,或者是那种放课后性格有些暴躁和大大咧咧,笑容灿烂的女孩子吧。
樫井荣儿愣了一下,突然想起能参加十二大战的都不是普通人。
但他没收回手,顺着头发,手指渐渐移到妒良的唇边,一点点地,丝毫不嫌还有些粘稠,还带着点温热的血,一点点、小心翼翼地擦去。
手指擦不净了便用手背,细心地,温柔地。
接着,他又将她一把抱起。
找个地方好好的,安置她吧,不能就这样放着她不管啊。
樫井荣儿确实发现了自己有些异样,包括自己带着她逃跑时的慌乱,但他只是抿了抿唇,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他将她放下时,望了望四周,是个不小的公园。
樫井荣儿将妒良平放在草丛上,并将妒良的手交叉放在胸前。
我走了。樫井荣儿默默地想。

“要怎样才能毫不迷惘、毫无不安、也不犯错误的——做到正确的事情呢?”

樫井荣儿离开的脚步一顿,脑中突然出现了战战兢兢、但清亮而透彻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眼公园,橙黄的发尾几乎要和墨绿融合在一起,但他还是看见了她仿佛安睡般的眉眼。
思索片刻,还是重新迈开脚步离开了。

他总觉得自己,还欠她点什么。


·fin
·……小脑斧,一直都是最可爱的女孩子啊。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