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至今/我鹿

2 我鹿
我爱罗是见过漩涡博人许多次的,所以在中忍选拔上看见他也是意料之中的。
那孩子毕竟也是漩涡鸣人的儿子。
而与漩涡博人对战的,也便是自己姐姐与那个男人的孩子了吧。
因为手鞠很少带奈良鹿代回沙忍村,所以我爱罗对奈良鹿代并不是那么熟悉。
不过一模一样啊,和那个人。当奈良鹿代察觉局势不妙,马上认输时,我爱罗瞥了眼火影身后的男人一眼。
好像自己来这儿后,就没好好看过他的样子了。我爱罗这样想着,于是便再没收回过自己的目光。
他留起了胡子,头发却是刚剪过不久。似乎是比以前勤快了许多,也是,身边有这样的火影,想不勤快也不行吧。
直到奈良鹿丸偏过了头,我爱罗才发现自己盯得是有些正大光明,将视线转回场上时,我爱罗还是发现了那人红了的耳朵。
我爱罗勾起嘴角。
果然还是没变吧。


奈良鹿丸觉得自己已经很少有懒散的午后了。
所以当他看见自己的儿子奈良鹿代慵懒地躺在木板上看着远方的天空时,咬碎了一口银牙。
这小子,太舒服了点吧。
然后全然不顾奈良鹿代的想法,一手把他拎出家门,并狠狠地警告他晚饭前不准回来。尽管他甚至自己儿子的德行,赶出家门后一定是再找个可以好好睡午觉的地方,虚度一个下午。
眼不见为净总归是好的。
所以奈良鹿丸此时终于明白了自己父亲当时的做法。
快关上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声‘姐夫’,令奈良鹿丸猛地打了个冷颤。
“说过很多遍不要这么叫了吧,真的是很别扭——”奈良鹿丸无奈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转过身看向眼前的红发男子。
无论看多少次这发型他还是接受不来啊。
奈良鹿丸很想逃避现场,他怕笑出声。
“儿子,就这样吗。”
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奈良鹿丸却是明了得很:“那小子悠闲地样子我才不想盯着看。”这样说着,又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手鞠呢。”
“往沙忍村方向走了,鹿代说喜欢吃什么东西,却只有沙忍村有。”
“很疼爱他,和你完全不一样。”我爱罗笑出声。
奈良鹿丸这么多年了还是不习惯我爱罗笑起来的样子。
因为总是很宠溺,眼里的疼爱多得是要满出来。
奈良鹿丸躲过眼:“在外面说还不如进来呢。”
“啊,打搅了。”

“所以说你是完全没打算过结婚了?”奈良鹿丸毫无顾忌地开口。
我爱罗看着奈良鹿丸,却没开口。
所以每次这种话题永远都不了了之。
奈良鹿丸是知道的,他怎么会不清楚,两个人都无法断开的情感。
奈良鹿丸像是豁出去了一样,一把扯过我爱罗的领子,吻了上去。
放开之后,他不敢再看我爱罗的脸:“好久不见。”
我爱罗看着眼前男人红透了的脸,他想。
大概这辈子,就是要吊死在这了。
他按倒奈良鹿丸,很想快点对他做些什么,却又不得不压抑着自己,唯恐伤到他,我爱罗也重新吻住奈良鹿丸:“好久不见了。”


被奈良鹿代看到这些事是奈良鹿丸完全无法预测到的。
原来自己的儿子已经胆大到觉得就算是被父亲揍一顿也要躺在自家比较舒服点的地板上。
“你喜欢他。”奈良鹿代毫无顾忌的样子令奈良鹿丸恨不得一拳揍上去。
小小年纪了解这么多真的好吗。
这个德行到底是跟了谁的。
奈良鹿代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事,表情淡然的样子令奈良鹿丸都开始怀疑自己。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啦,笨蛋老爹,”奈良鹿代似乎永远要语出惊人,“很明显啊,你也很喜欢老妈啦,这也谁都看得出来,可就是不一样。”
奈良鹿代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似乎是想找个好一点的比喻,然后他再一次开口:“就像是我也很喜欢你们两个一样的那种喜欢,但那个叔叔不同。”
“他是不一样的。”
奈良鹿代眼神纯粹,说出来的话却句句插进他的胸口。

他是不同的。
我也清楚得很。


·奈良鹿丸:所以就算你这么说也不会打消我揍你的念头
·以前开始就喜欢这对我绝不要一个人
·因为太喜欢鹿丸了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