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游/蜥蜴王×智:-D

·噢我好想蜥蜴王啊sad

·人兽……恋?

·蜥蜴王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prprpr




1

“果然你这家伙够厉害啊!”

这样的一句话啪地一下就打在了蜥蜴王的心上。

2

蜥蜴王好像已经快不记得两个人相遇时的场景了,那棵从枯萎的树干里挤出的小苗它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样了。

它只知道,它与智的这一段旅程,短到不可思议。

3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它是可以被智抱在怀里的。然后不断的进化,最后它要低着头,看着智的帽檐,或是智抬眸,眼里映着大片大片的阳光。

它想,光是这样似乎都可以发射阳光烈焰了。

你能把一个人看作是阳光吗?它觉得它可以。

4

它知道的,智能为他身边的所有神奇宝贝做很多,不单单是它,也不仅仅属于它。

只是足够了,这样就行了,它好像并不强求这么多。

5

其实都是假的。

6

那些温柔也好,固执与倔强也罢,它都想只给自己看到。

那些无条件的信赖,还有长久的陪伴,它都想要他只给自己。

它发现自己自私得不像话,然后只能从树上折下一枝树枝,来掩饰蠢蠢欲动的、想要伸向他的手。

7

它嫉妒吗,它想应该是这样的。

日复一日地待在原地,沉浸到粘稠的沼泽里,而智迟迟没有再伸出手。

他有他的旅程与同伴,它本来有自由,也本来有他。

8

它没法表达出自己的兴奋与见到他的愉悦,它和月桂叶是不一样的,甚至是喷火龙,也能向他喷火以示亲密。

而它呢。

蜥蜴王取下嘴里细长的树枝。

9

智收到大木博士的电话,说是蜥蜴王不见了。

而自己面前则是一脸风尘仆仆别过头去仅露出嘴里的枝条的老友。

智无奈地笑笑,安抚大木博士说蜥蜴王跑在自己这里了,然后挂下电话思索片刻。

10

“再一起旅行吧?”

11

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精灵中心外的雨恰好停下,整个城市被冲洗干净后泛着光辉,阳光毫不吝啬地大片大片地被打在地面。

蜥蜴王点了点头。

12

要怎么才能见到他。

要怎么才能见到他。

语言不相同所以没法好好表达,自己还是想和他一直在一起的心情。

13

他们两个一直都是朋友啊。

一直都是冒险过的朋友啊。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14

有啊。

15

蜥蜴王擅自从精灵球里出来的时候是深夜,智打着轻微的呼噜,手伸出床沿。

蜥蜴王也伸出手握住了智的手。

像是从来没有放开过一样。

16

所以很努力很努力的去进化,去能够承担起自己所能承担的一切。

去承担起智的信任。

还有熠熠生辉的眼睛。

17

“蜥蜴王,高速移动后使出叶暴风!”

18

你看,它是如此沉醉于他的命令之中。

19

它应该只是回忆起了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是它刚进化成蜥蜴王,发不出技能,无法战斗。

直到智从天上落下来的那一刻。

瞳孔一缩,它好像在那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

20

蜥蜴王最近总是自己偷偷跑出精灵球,智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在智旁边衔着树枝的蜥蜴王看了看从地平线上露出的半圆,然后把手搭在智的头上。

智微微抬起头,还是咧开嘴,眼里映着蜥蜴王的翠绿。

21

然后蜥蜴王弯下身,摘了智的帽子,凑近智。

22

直到它贴上他的唇。

23

它想,就这样吧,宝可梦与人,终究是什么都不能存在的。

那些卑劣的情感也好,不可名状的心思也罢,它和他从一开始就什么也不可能。

那么,这样的情绪,到底怎么办才好?

24

智一直都没有介意过,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笑着轻轻拍了拍蜥蜴王的脑袋。

“一直以为你不会这么亲近我的啊。”

笑得很开心。

蜥蜴王将智的帽子扣回去,然后伸直双手环住智。

25

尽管被弄得莫名其妙,智还是一脸高兴地抱了回去。

26

足够了吧?

真的足够了。

27

再也没有怨言了,它交出了自由,沉睡也好,被淹没也好,都无所谓了。

是真的,都没关系了。

28

你是谁?

29

我啊?它瞥了眼,没有发声,像是用眼神回答一样。

我是只蜥蜴王罢了。

30

只是只智的蜥蜴王罢了。


FIN.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