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腿沾小柴胡颗粒

鸡腿沾小柴胡颗粒

 
   

相处之时/我不是药神/彭浩×程勇

·二刷后

·是小忠犬和老流(纯)氓(情)(大概吧)

·程勇把三个人丢进出租车然后送思慧回去

·没办法写出土话,对话方面请见谅

·很短


吕受益在出租车里看着后视镜,哧哧的笑起来:“欸,接下来就是男人和女人该交流的时间了。”

混着酒气,语调起伏不定,带着特有的调侃意味。

彭浩有些沉重的脑袋被这句话震得有些懵。

即便他分不清斗地主的时候到底该给谁过,但这种事情,他不会不清楚的。

很多时候在昏昏暗暗的夜里,低沉而急促的喘息声中揉着女人偶尔放肆偶尔刻意压抑着的娇媚的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声音,还有承受着两人重量发出吱呀的、几乎要承受不住重量的床腿的摇晃。

彭浩不可能会不懂的。

甚至还有更深的夜,被街灯照的清楚的巷子里,他不小心瞥到的场面。

彭浩对于这种事可以说,是从小就明白了的。

所以他此刻才不懂,自己为什么突然没法转过脑袋看他俩的情况然后和老吕一起调侃。

他突然发不出声音了,呼吸略微急促起来。

“老吕。”

“怎么了呀?”吕受益摇晃着脑袋。

“你带刘牧师先回去吧。”然后不顾吕受益转过头来一脸疑惑的样子,示意司机停车,打开车门就冲出去。

彭浩视力极好,所以他往回跑几步还是能看到已经有点远了的载着程勇和刘思慧的车。

彭浩又迈开步子。

程勇一揉了把自己早就乱糟糟的头发,从楼梯上下去的时候还是略有些尴尬,他承认自己想法是上来了,但他就总觉得下不了手。

被女孩儿盯着的时候。

以及脑子里突然出现彭浩清冷的眸子的时候。

然后就猛地,推开了刘思慧。

程勇拿出先前在酒吧里被酒水沾湿了的烟盒,向上甩了几下才甩出一根早就皱了的烟,点起烟深深吸了一口。

然后在看见顶着一头杂乱黄毛的背影的时候猛地呛了出来。

“我靠,你怎么在这蹲着?”程勇伸出脚踹了下彭浩的屁股,然后咧嘴开始笑,骑马似的开始晕乎乎的打算坐到彭浩背上。

他见着他的时候,总是晕乎乎的想要耍他欺负他。

彭浩被压得一踉跄,稳了稳身子就背着程勇站了起来:“好玩吗。”

一点儿疑问的语气也没有。

“你是牛吧。”程勇还是在笑,也丝毫没有一点儿要让彭浩放下自己的意思。

跟理所当然似的。

“你这么早就下来?”

这句倒还真是要问的意思。程勇想着。

“那你以为我们要做什么?你思想真的太不健康了,小小年纪,就这么肮脏。”程勇啧了几声,“我就是送送朋友回家。”

“嗯。”

“不是,”程勇拍了下彭浩的脑袋,“我前边问你呢,你不是送他俩回家了吗?”

“他们回得去。”

“我都说了让你送……”“什么都没做?”程勇被彭浩打断:“真的什么都没做?”

程勇被这问题问地愣了一下:“什么没做?”

“你自己说的。”

今晚是很晴朗的夜,墨色的夜空清清楚楚,没有灰蒙蒙的雾,也没有能挡着月光的云,上一盏路灯与下一盏路灯的距离有些远,而彭浩就背着程勇就走在两灯之间,月色清澈,程勇能看到彭浩的侧脸,眼神也同月色清澈。

程勇没回答他,只是在彭浩的背上抬起头看着准备圆起来的月亮,喃喃道:“真好看啊。”

彭浩停下了脚步,松开手,根本就没好好搂着彭浩的脖子的程勇直接从彭浩的背上摔下来,摔得龇牙咧嘴,嘴里低喃骂了几句:“你又发疯?”

彭浩转过身蹲下来,凑近程勇,嗅了嗅。

程勇没躲开,只是有些无语:“你真是狗啊?”

“有味道。”彭浩很小声的说道,甚至嘴唇都像是没动过一样。

程勇举起自己的胳膊,从手到凑近腋窝的地方都闻了个遍,才开口回他:“除了酒臭和烟味,我还能有啥味道。”

彭浩不说话了,就盯着程勇的眼睛。

程勇轻微的抖了下身子,那种被恶狗盯上的样子,确实有些令人发寒。

“就……就抱了几下……其他什么也没有啊……”

“那这样呢。”彭浩不理会程勇,头凑上去就开始咬着程勇的唇,然后堵住,让程勇骂也骂不出来,慌得程勇四处张望,就怕有人经过瞧出来。

而彭浩根本不管,直接抬起手就把程勇压在马路上,大街上。

是挺漆黑的,可彭浩看得清。程勇乱糟糟的头发看得清,四处乱瞟的眼睛看得清,额角的细密的汗看得清,脸上细细的绒毛看得清。

他都看得清,可他却也不敢去看清程勇心里的意思。

他生疏的伸出手摸索着,放开程勇的唇后也只听见几句骂骂咧咧的话,没见着程勇踹开他的样子,却瞧见了程勇抬起手遮着自己眼睛似乎是有些害臊。

他咬着程勇的脖子,咬着喉结,咬着锁骨。

他是真的想吞了他。

那个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

最后程勇还是伸出脚踹开了彭浩。

“能不能不他|妈的在这路中间?”

·fin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