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丰肆又帅了

听说丰肆又帅了

 
   

水瓶/葵露/阿葵亚×露西

0

阿葵亚无法理解自己的感情。

1

自己口中的小姑娘跪在地上哭得不成人样,她是第一次见。

无论是以前的任何一次伙伴的受伤和离去,她的小姑娘都没哭成这样。

小姑娘哭成这样,都是因为自己。

有时候真的是很想好好的嘲笑她,比如现在。阿葵亚止不住颤抖。

可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再也见不到我的小姑娘了。

阿葵亚想一如既往的勾起嘲讽的嘴角,可她做不到,全身都在发抖,牙齿也在打颤。

不行,不行,别再让她难过了。

阿葵亚快要握不住自己手中的瓶子了。

2

小姑娘一直很寂寞,在加入公会前。

因为自己实在是很清楚,所以每次被叫出来也只是象征性地骂几下。

实话说,她最喜欢小姑娘的笑脸了,比和斯卡皮欧在一起时还要高兴。

但她不能告诉小姑娘,她以为自己能看一辈子小姑娘的笑脸,所以她从不开口。

蕾拉是个好主人,恩惠娴淑,和她在一起能让自己全身心的放松下来。

斯卡皮欧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和他在一起能激起自己的所有温柔。

只有小姑娘,只有小姑娘,能让自己毫无忌讳地爆发自己的坏脾气。

只有小姑娘,能容忍自己能一直喜欢着自己,从来不用担心她不理会自己。

那是她几百年以来,唯一的能让自己最感到幸福的容身之地。

所以,她没想过离开她。

即使小姑娘老了,她也有办法让小姑娘一边抱怨自己,一边用堪比星灵界的背景一般的眼睛,含着无奈与喜爱,看着自己。

她没想过离开她。

3

加入公会后的小姑娘是幸福的。

阿葵亚比谁都清楚。

也看着小姑娘拥有越来越多的钥匙,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包容着小姑娘。

她想她确实是嫉妒着的。

明明是自己的小姑娘,明明自己才是第一个遇见小姑娘的,明明是自己最先明白小姑娘的优秀的。

小姑娘每次叫她出来时的小尴尬和发自内心的信任却让她一下子就释怀了。

也确实只有自己,能在任何一个危难时刻保护她,能在任何一种困境守护她。

那就算了,就这样原谅她吧。

她以为自己要原谅她一辈子的。

4

对于自己放出星灵王的提议是连自己都没想到的。

能想象那种尴尬的境地吗,全身心被信任,却没能力为她消灭敌人。

阿葵亚那一刻疲倦到都要流泪了。

为什么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像你的伙伴一样,强到能为你扫清一切障碍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不能和你永远在一起呢。

5

我守护不了你啊,我守护不了你啊。

露西。

6

小姑娘哭得哑了嗓子,她想叫她停下,却一下子哽咽。

阿葵亚第一次这么难过。

她习惯了沉默,她习惯了在一切悲伤的时刻沉默。

可她第一次忍不住。

要怎么表达呢,要怎么表达我此时的情感呢。

要怎么告诉你,我不想离开你,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你呢。

7

阿葵亚无法理解自己的感情。

8

她比任何一个人都喜欢小姑娘。

小姑娘难过她就难过,小姑娘开心她就打心底开心。

她比爱着斯卡皮欧还要爱着小姑娘。

阿葵亚是知道的。

9

阿葵亚爱露西·哈特菲利亚。

10

所以她才离不开她。

她想触碰小姑娘的眼睛,想贴上小姑娘的脸,想亲吻小姑娘的唇。

她是世上最爱小姑娘的人。

11

所以她要保护小姑娘。

12

还有好多人可以保护小姑娘,还有好多比自己有能力的人可以让小姑娘依靠。

洛基也是,纳兹也好。

他们都能让小姑娘开心。

够了,这样就够了。

可为什么都想好了一切,还是这么难过呢。

13

洛基看着阿葵亚,但迟迟没有开口。

“有事你就赶紧说。”阿葵亚被他的迟疑惹得恨不得给他一水柱。

“露西啊——”洛基顿了一下,含着无奈,吐了一口气:“他们说,露西好像很少再和谁畅快的交谈过了。”

“哈——?”阿葵亚皱起眉:“这女的是太久没被打了吧?”

洛基对露西的担心阿葵亚看得一清二楚。

14

“可以的话,我也一点都不想输给你们任何一个人。”阿葵亚开口。

没头没尾,洛基确实再清楚不过。

15

那是我,最喜欢的小姑娘啊。

那是我,最爱的小姑娘啊。

16

可我在也没法见到她保护她守护她为她擦去眼泪了。


FIN


·不单纯的友谊谢谢谢谢

·也不是亲情

·看哭

 
 
评论
 
 
热度(24)